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221章 韩宛儿心理的转变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要说是个御姐,那还显得有点早。

    可韩宛儿却是名副其实的御姐,身体发育得没话说,还很有成熟女人的味道,光是身上散发出的女人荷尔蒙气息,就能把一群公狼引诱得魂不守舍;叶开的手掌一不小心滑动,碰到了她羞人的地方,她马上嘤咛一声,娇躯乱颤,整个人都仿佛触电了一般,脸色涨红,气息不稳。

    好在叶开的手稳稳托在她的腰上,不然这一颤抖说不准就颤出问题来了。

    “别动,千万别动,不好意思,你太滑了,我不是故意的。”叶开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初哥,知道自己的手碰过了哪里,心头也是一阵慌乱,但身体情不自禁就起了反应,弄的裤子异常紧绷。

    并没有看到,在边上帮着抬起韩宛儿的双脚。

    随后,在两人合力下,韩宛儿被抬到了床上,小心翼翼的躺平,而叶开的手始终不离她的后腰,一边灵力输出,一边单手操作,引动青木咒。

    对叶开使用青木咒,已经见过几次,没什么感觉,韩宛儿却是第一次看到,当看见他手指划动间,空中出现一道青色的符箓,然后光芒一闪,进入自己的身体,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时候终于明白跟她说过的话,她说:哥哥跟我们不一样,他不是普通人。

    的确,能有这么神奇手段的男人,会是普通人吗?

    此时此刻,她终于相信,那天在天地墓园,也是眼前这个小男人救下自己,让自己免于灾劫,可自己那时候还冤枉他,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啊,恩将仇报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她韩宛儿的身上,她都觉得没脸见人了。

    一道道青木咒打入身体,马上,后腰就变得暖和了起来,只不过慢慢的,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产生,仿佛要把她的骨头拉断般,痛得她眼泪直流。

    叶开托着她说道:“你这次的伤势太重,我这青木咒也不是万能的,而且对重伤的治疗有一定的疼痛,你忍着点,过了就好了。”

    韩宛儿能说什么,只能咬牙坚持,到了后来发出阵阵喊叫,最后被叶开一指点晕了过去。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叶开都不知道用了几次青木咒,反正感觉挺累人的,光是这消耗的灵力,在这物质匮乏的环境里起码得有一个月才能恢复过来,真是亏大发了呀!

    “啪”

    叶开直接一脑袋垂下去,下巴和脸躺在了韩宛儿的身上,而他这位置也选的相当美妙,正对着韩宛儿的大腿源头,这一落下去,脸贴在她的大腿上,鼻子就碰到了一些毛毛糙糙的东西,甚至还能闻到一股特别的味道女人的体香加上沐浴露的味道。

    在旁边看到后差点眼珠子要掉出来,叶开的这姿势就好像一边看着那地方,一边在吃一样。

    “喂,喂,臭小子,你起来啊,这算个什么事啊?”去推了他两下,结果发现他居然睡着了。

    “真是要晕了,这这可怎么办呀?宛儿的伤势到底好了没有啊?”

    叶开实在是太累了,刚才一直持续用不死凰眼,还用了多次最大强度的青木咒,另外还给她输入灵力,消耗可谓巨大,最后看到韩宛儿的脊柱差不多快要愈合了,这才停止了动手,心情一放松,阵阵困意袭来,所以才睡了过去。

    推了两把叶开推不醒,这才去查看韩宛儿,发现她呼吸平稳,脸色也没刚才那么难看了,心想大概已经没事了吧,只是这个样子她也不敢去搬动叶开,毕竟他的一只手还插在韩宛儿的后腰,要是一动,刚刚好一点的伤口又裂开了怎么办?

    “算了,就这样子吧,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无奈的叹了口气,看到卫生间里还有一滩血,也没心情再洗洗漱漱了,直接在靠坐在韩宛儿的旁边,不一会也睡着了。

    房间里三个人,最先醒来的是韩宛儿。

    叶开点她穴道的时候并不是很用力,所以时效一过,她就自然而然的醒了过来。

    只是刚刚恢复知觉,马上察觉到自己的腿间似乎有点不一样,一阵阵的热风吹过,又痒又酥麻,而她马上也意识到身体有点很不同的感觉,她是成熟的御姐,有时候看到电影里面那种镜头,或者书上有露骨的描写,也会有女人的羞涩,女人的渴望,有时候也会情不自禁伸手进去,此时此刻,她竟然发现自己像做了场春梦一样,而且还没彻底从梦中醒来,心底有一种本能的渴望,让那美妙的梦境延续下去,好让她去寻找更舒服的境界。

    半梦半醒间,她伸出手去触摸,结果摸到了一个圆溜溜的光头,再摸,就摸到了一张脸紧接着,她就彻底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微微仰起脑袋看过去妈呀,这是什么情况?她只看见叶开的脸就趴在自己那地方,那阵阵的热风就是从他鼻子里呼出的热气,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懵了,而且叶开本来扶在她后腰的手,这时候已经移位了,直接到了她的屁股下面,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抱着她的大腿,当成了抱枕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她挣扎着要爬起来,不过动一动,马上感觉腰部有些疼痛,心里一咯噔,她马上不敢动了。

    毕竟她不是修炼之身,就连武者都不是,这么严重的伤,放在普通医院,绝对是要从此残疾的节奏,现在被叶开用大能力救治,经过几个小时就感觉不到太多的痛楚,脊柱骨头也基本愈合,已经是非常神奇的事情了。

    “嗯哼,宛儿,你醒了?”因为韩宛儿的动作碰了她一下,也醒了过来,连忙问她怎么样了,好些了没有。

    韩宛儿脸色羞红,指了指叶开的脑袋,结结巴巴的说:“熏熏,他,他这是干什么呀,我,我都快羞死人了。”

    的确啊,都有反应了。

    他要是这时候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发水漫金山了,那自己真是不要做人了。

    “呃,宛儿,你别怪他,他是因为救你估计太花精力了,刚刚是晕过去了。”为了让韩宛儿不怪罪叶开的冒失,她故意说的严重一些。

    韩宛儿一听果然脸色微变,但她实际上也没怎么生气,因为终于知道了叶开并没有劫持过她,还救了她不止一次,如今更是晕过去,心中对他感激不已,对之前的误会和时不时的针对也深深自责,连带着看他的眼神也变得温柔起来。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因为她们的感性,刚刚还跟仇人似的,转眼就好像变成了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