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99章 不可理喻的韩宛儿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叶开从小到大,也就上一次阴差阳错的跟纳兰云颖亲了一嘴,从此失去了保存将近二十年的初吻。

    此刻,自己的大嘴覆盖上韩宛儿的柔润双唇,顿时产生出不一样的感觉来,这大%2f屁股女人虽然溺水闭气,但终归时间不长,嘴唇还是温热的,上面留有余香,就算是嘴巴里面也没有异味,倒是有股很好闻的香气。

    四唇相接,过了足足四五秒钟,叶开才回过神来自己要做什么,连忙将一口喊着灵力的氧气吹入韩宛儿的腹中,过了一会,再吹入一口,这样连续三口进去后,他准备给她做胸部按压,只不过手上刚刚放在距离她胸口一两公分的时候就停了下来。

    花色比基尼下的两个圆球鼓囊囊的,虽然比不上灵胸小虎妞,可也规模喜人,中间一条沟堑深不见底,肌肤雪白诱人;叶开蹲在女人的面前,眼睛朝下面一滑,只见女人的小腹平坦如玉,纤腰呈现出美好的s型曲线,一个肚脐眼也非常可爱,再往下那就是属于她的最大特色,比基尼的小内根本遮挡不住那巨大磨盘,小裤裤边缘还有一些小调皮钻出来

    “靠,老子真是抵抗力低下啊,差点就忘了正事。”

    叶开暗自骂了一句,这时再不犹豫,手掌重重往下一按,掌心马上接触到韩宛儿的胸部,你感觉很是美妙,而且跟摸宋初涵是两种不同的味道,韩宛儿的特别柔软一些只是还没有好好感受,哦,还没有正式做心脏按压的时候,韩宛儿已经咳嗽一声,从闭气状态中醒了过来,嘴里吐出好几口水来,只是她醒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重重一巴掌打在叶开的脸上。

    “流氓,变态!”

    因为她发现叶开的手居然紧紧握着自己的敏感部位。

    “我靠!”叶开叫了一声,这已经是第几次被她打耳光了,自己的脸真是跟她有仇啊,最可悲的是几次都被她得手,可问题是自己好像每次都被冤枉,几次救她,她都把自己当成十恶不赦的坏蛋,看到这女人气急败坏样子,叶开也有些火,这时就故意没有按在她胸口上的手掌拿来,而是用力一压,喝道:“韩宛儿,你没病吧,这次又是我救了你,你不感激就罢了,你还打我?”

    韩宛儿被他一按,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横眉竖眼的要去抓他脸,不过叶开这次很快就躲开了:“韩大%2f屁股,我不指望你对我感恩戴德,但能不能请你不要恩将仇报?现在社会上那么多老人摔倒没人扶,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恩将仇报的人弄出来的。”

    什么?

    居然叫我韩大%2f屁股?

    韩宛儿差点一口气把自己给憋死。

    正在这时,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位大美女也是一身性感的比基尼泳装,只是肩上还披了一件大毛巾,头上戴了泳帽,耳朵里塞着耳麦,但身上湿漉漉的;她本来也是在这里游泳的,只是刚刚去了趟厕所,而且听着音乐并没有听见韩宛儿的呼救声。

    此刻见叶开在这里,微微一愣,不过这个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看见,也就无所谓了,笑着问:“哥哥,你回来了,要不要一起游泳?”说完才发现气氛不对,场面上两个人又好像斗鸡一样斗上了,这让有些奇怪,也很无语,前段时间叶开是跟宋初涵斗,结果斗着斗着就斗成滚床单了,现在居然跟韩宛儿也斗起来,这两人不会到时候也斗到床上去吧?

    一问,结果韩宛儿居然掉下眼泪来,委委屈屈的说道:“熏熏,这个混蛋非礼我,摸我。”

    叶开这下急了:“喂,韩大%2f屁股,你说话要讲点良心啊,你刚刚溺水了,不是我把你救起来,你又死了一次了哦哟,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我懒得理你。”

    叶开说完转身就走。

    “哼,我刚才在水里还没昏过去,看到你了,你故意磨磨蹭蹭,等到我在水里支撑不住昏过去了,你才下来救我,然后就开始占我便宜,你这人简直是无耻之尤。”韩宛儿在的帮助下站起来,气冲冲的说道。

    叶开身形一顿,心想,我有吗,我有吗?

    刚才好像就是脱鞋的时候慢了一点,因为那鞋带打得死紧,结果还被弄成了死结,花了点功夫,当然他回想一下当时的心情,貌似的确不怎么着急,因为想着这女人平时老看自己不顺眼,冷言冷语的,救了她还不知道感恩,所以也有让她吃点苦头的心思,没想到被他看见了。

    但这种事,傻子才会承认呢:“你这女人,脑子全都长到屁股上去了,我要真想把你怎么样,我能在这岸边救醒你?我不会先把你带回房间,把你绑起来,然后慢慢调教啊?妹妹,以后你还是离这个家伙远点,我怕你们相处的时间长了,也被她这种傻比脑子传染了,三番两次污蔑自己的恩人,要是在以前,这种人早就该去浸猪笼了。”

    “我,我没有”韩宛儿泪眼婆娑的,虽然气不过叶开的所作所为,可他毕竟救了自己,心里是有感激的,只不过说不出口,因为,她内心里真的很不喜欢叶开,更不喜欢他住在这里。

    傍晚吃饭之前,韩宛儿咬着嘴唇走到叶开的前面,声音比蚊子还要轻的说了句:“谢谢!”

    叶开正在沙发上横躺着看百科全书,一时没留意,连半点反应都没有,因为注意力全在识海里。

    韩宛儿就觉得他是故意的,看了看远处看着的,无奈,又提高了一些声音:“刚才谢谢你救我,对不起!”

    叶开依然没动静。

    韩宛儿一气,就踢了他一脚。

    叶开终于有了反应,没好气的看着她:“韩大%2f屁股,你又要干嘛?”

    这下,韩宛儿是死也说不出感谢或者道歉的话了。

    叹了口气,跑过来相劝,随后三个人在古怪的氛围中吃完了一餐饭;席间,问他有没有护照,叶开当然没有,以前连点余钱都没有,哪里会想到去弄本护照出国游玩,然后说明天上午去做护照,加点钱来得及,没有关系的。

    只是叶开看见吃完饭后的韩宛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似乎没有要回家的打算,就问了句:“喂,你不会要赖在这里吧?”

    韩宛儿没好气的瞪着他:“我以前就经常住这里,倒是你一个大男人,你好意思老住在一个女人家里?不怕别人说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