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69章 嚣张护士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这可真所谓是新仇旧恨。

    面前这位女护士的脸,叶开记得清清楚楚,在过去的哪一年里,当时他的母亲还没有弃家离开,叶心突然犯病,白细胞急剧减少,生命都有危险,结果就是这个女人挡住了他们,不让他们入院,还百般阻挠,千求万求都没有用,非要见钱不可。

    后面,叶开记得是那位母亲离开了一阵,一个小时后回来交了钱,叶心才得以住院治疗,但这一个多小时的耽搁,也让叶心几经险情。

    每每想到此事,叶开对那个护士就充满愤怒,自然记忆犹新,没想到这人死性不改,现在又是同样的态度对待老周。

    到底有没有点人性的啊?

    良心都被狗吃了!

    而女护士则是听完后气得鼻子都歪掉了,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指着叶开骂道:“你说什么?你还想打我?姓叶的,你厉害了啊,你是想让你妹妹死了吧,敢这么跟我说话了。”

    “你说什么?”叶开的戾气一下全上来了,脸色阴沉的可怕。

    女护士却毫无所觉,她在这医院里嚣张惯了,身后有靠山,就连院长都要给她点面子,哪里会管这种小瘪三是不是生气愤怒,大笑三声说道:“我说什么你听不见啊?你是聋子还是傻子,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脑子进水记性不好?你妹妹有白血病,不吃药就会死,吃了药也熬不了几年,你这个穷鬼,听说你妈都不要你们了,改嫁了,你说你不去好好赚钱买药,跑来这里当什么大头蒜?还想打老娘,你倒是打呀,我还等着你打呢,不打你就是软蛋我就说了,你妹妹活不了几年了,怎么了,打我呀”

    “真让我打你?”叶开的眼神中射出邪魅的光,这个女人的言语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碰触了他的逆鳞和底限。

    “打,来,朝这边打,不打就是软蛋,姓叶的软蛋,但你可得想清楚了。”女人叫嚣着,拍着自己的左脸凑到叶开面前。

    “哈哈哈!”叶开也大笑三声,“凑着脸找抽的贱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好,如你如愿!”

    叶开抬手就要扇下去。

    可是周子归马上冲上来一把拉住了他:“叶开,别冲动,千万别冲动,这里是医院,打了要惹麻烦的,这个女人是有恃无恐。”

    “是吗?可是,这个女人自己犯贱让我打,我如果不听话,她说不准还得背后对付我,学校的老师也说了要乖乖听话,所以,她让我打,我就打!”叶开的一只右手被周子归拉住,可他还有左手,手起掌落。

    “啪”

    蒲扇大的巴掌狠狠落在了女人的脸上,既然打了,那就索性打得狠一点,报仇就要报得快意。

    虽然已经留了九成的力量,可叶开现在随随便便一拍就能有几千斤力,这一巴掌拍下去,女护士还能有好啊,当即整个身体都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啪嗒一声摔倒在地,面部正好朝着床脚,把两颗大板牙给撞掉了。

    女人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彻底蒙圈了。

    她根本没有料到叶开真的敢动手,而且一动手就是雷霆之力,看着吐出来的两颗板牙,女护士杀猪般嚎叫一声,顿时爬起来要拼命,可是对上叶开冷漠中带着杀气的眼神,她又不自禁心中颤抖后退了一步,最后操着漏风的口音哇哇大叫着:“姓叶的,你敢打我,你死定了,你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死定了,没人能救得了你们,你们给我等着。”

    女人发了疯一样大叫着朝外跑。

    在门口差点跟一个小护士撞个满怀,她愤怒得推了一把小护士,喷着牙血大叫:“死开点!”

    那小护士正是刚刚跟叶开说话的那位,背转在身后的手里捏着一个手机,上面正开启着摄像功能呢,不过嘴里却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这些变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病房里的老周一家都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到那女护士跑出去好一会了,周子归才看着叶开焦急的说道:“叶开,你,你怎么真打呀?那个女人很霸道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出去肯定要去搬救兵,你实在太冲动了,趁现在,快点走吧,再晚估计警察都要来了。”

    焦急归焦急,但叶开打了那臭女人,也是给她出了口恶气,感觉非常愉快,就是不太轻松。

    老周也开口:“小叶,你快点走,去避避,我没事。”

    冯海琴却不是这么认为了,板着脸挡在门口:“走什么呀走?不准走!叶开,我真是要谢谢你了啊,你说你脑子怎么长的,人家叫你打你还真打,你知不知道这一巴掌打下去,后果会怎么样吗?你有点蛮力能有什么用,现在是要用脑子的时代了,你说你怎么这么混蛋呢?上次你打了黑虎,所以子归她爸才会变成这样,现在还打了医院护士,你可真是个害人精啊,你是专门来害我们老周家的吗?现在好了,子归她爸成这样了,你负责吗,你有钱吗?”

    说起老周这伤,叶开确实挺内疚的,他自己拍拍屁股走人,老周却还要继续做生意。

    那天确实有些考虑不周。

    他看看老周,低眉顺眼道:“对不起,这事是我没考虑周到,不过你放心,黑虎那边,我肯定会找他算账,给老周报仇,至于住院费医疗费什么的,你们不用担心,我来解决。”

    “报仇报仇,报个屁仇啊,你去报仇了,他们回头又来对付我们,受苦的是我们。”冯海琴气急败坏,然后又道,“刚才可是你说的,住院费和医疗费都你来解决,还有上次的一千块我们也不还了,算在里面好了,营养费还要出呢,这事情说来说去都是你惹出来的,你要不是把黑虎打了,他们能来对付我们家吗?现在好了,这伤恐怕三个月都不一定好,我们家要喝西北风了啊,都是你这个害人精害的。”

    “妈,你少说两句。”周子归有些汗颜,自己的老妈真是有点太过了。

    老周说道:“老婆,你不能这么说小叶,上次要不是小叶帮忙,咱闺女就危险了,我这一身伤换得闺女平安,也是值得的。”

    这话一说,可把周子归给说哭了:“爸,都是我不好。”

    冯海琴拉着叶开:“反正,这事你脱不了关系,身上有钱吧,先去把住院费交了,你不是中奖了吗,总不能是骗人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