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07章 师兄师妹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宋初涵一听这名字就喜欢上了,坐在床上猛点头。

    对古武的憧憬,她可是盼得脖子都长了,老早就希望能拜个会古武的师傅,可一直都没有机缘,此刻,叶开说代师传艺,她一点都没有怀疑,甚至非常开心。

    叶开继续道:“这门青莲葵水诀非同寻常,比古武更高一级,练到大成时,一掌拍出,青莲朵朵,水漫金山,冰封天下,不过只适合女子修炼,而且你要记住,绝对不可以外传,不然被我师傅知道了,收回武功是其一,还得身死道消,绝非虚言。”

    他故意说的严重一点,当然,这事也必须严谨。

    只是,宋初涵听了前半句,整个人都懵了,青莲朵朵还没什么,可水漫金山和冰封天下是什么意思?最后,她把这归结为叶开模拟的气势。

    “好了,现在跪下,给我磕头吧!”

    “啊?”

    “拜师学艺,你以为说说就可以了?必须三拜九磕,喊一声师傅,哦,我是代师传艺,你喊我哥哥,或者师哥就可以了,朝东方喊师傅。”叶开尽量编的圆满,把虎妞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快点啊?不乐意啊?那不乐意的话,我就没办法了,你回去吧!”

    “乐意,怎么不乐意,拜师嘛,明白!”宋初涵一下跳起来,跪在床上就呯呯呯磕了九个响头,叫了声师哥,又叫了一声师傅。

    叶开面无表情看着,心里却乐开了花,特别是看她磕头的时候,胸襟领口低下,若隐若现,这可比透视的还要好看。

    完了后,他咳嗽一声,皱眉冷声道:“宋初涵,你放肆。”

    虎妞一愣:“呀?怎么了?”

    叶开清清喉咙说:“拜师学艺是何等严肃的事情,在门派中都是沐浴更衣,恭恭敬敬,哪个像你这样,衣衫不整,衣不蔽体,还跪在床上磕头,你以为是拜堂吗?今天就算师哥我是代师传艺,一切从简,你也不能如此做做样子,草草了事。”

    宋初涵一听觉得叶开并没说错,马上跑回去穿回衣服,这一次是真的恭恭敬敬跪在地上三拜九磕。

    这时,凰的声音忽然在他紫府响起:“哼,小子,你这是扯了一张虎皮招摇撞骗,坏我名声。”

    叶开一听顿时汗颜,他现在是明白了,这凰姐姐虽然在自己紫府里,可似乎并非瞎子聋子,只要她想知道的事情,自己不说她也能知道,真是个神秘的女人啊!

    “不过……”她又说,“收个九尾妖族的血脉传承者做徒弟,也不错,至少比教某个蠢材要强,那就算收了吧,记名弟子。”

    “凰姐姐,你老说我是蠢材,我就是个天才也变蠢了,人家都说,天才都是夸出来的,哪里有骂出来的?”

    叶开原本只是一个恶作剧,想让宋初涵乖乖叫自己几声哥哥,至于磕头纯粹是折腾她一下,哪知道凰一句话,真的把她收为记名弟子了;这一来,还真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规矩要说。

    等到叶开将青莲葵水诀正式传完她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可是,宋初涵也真正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九尾血脉,当他讲完青莲葵水诀大纲要义和练功细节之后,她居然就在一抬手之间,练成了第一重:青莲化气。

    叶开相信,以她胸口积存的那么多灵液,一旦这青莲化气修炼日久,灵液转化为灵力,她的后天巅峰武者境界,恐怕马上就会突破,成为先天。

    而最逆天的是,她的身体居然可以自动吸附空气中游离的灵气,如果她体内那么多灵液都化为灵力……,叶开想一想都觉得眼红,只是这一来,不知道她那里的规模,会不会缩水?

    ……

    ……

    第二天起床,紫熏明显睡眠不足,加上前一晚本来也没睡几个小时,两只眼睛更像熊猫了,但也是可爱美丽的熊猫。

    “真是没没想到,涵涵跟哥哥居然成了同门师兄妹,涵涵,恭喜你哦,如愿以偿了!”紫熏在得知宋初涵拜入叶开的师门,成了哥哥代师传艺的师妹,由衷为她高兴,也有一点点的叹息。

    她自己无法学武,在很早以前就引以为憾。

    宋初涵自然满意,特别是对这门青莲葵水诀特别满意,她觉得这门功夫好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而这虎妞很理所当然的把自己体内灵液转化的灵气看成了内力。

    叶开也不说破,随她去折腾。

    只是,虎妞嘴上却说:“这下好了,这小王八蛋年纪比我们都小,现在咱们俩却要反过来叫他哥,你看把他嘚瑟的。”

    “什么叫小王八蛋?师妹啊师妹,师门第一条规矩,尊师重道,我教你武功,那我相当于你半个师傅,有你这么叫师哥的吗?我看,我得让师傅收回成命,把你逐出师门,乘早收回武功才好。”叶开气恼的说道。

    “好了,好了,师哥,叫你哥还不行吗?瞧那股小气吧啦的样!”

    “真羡慕你们。”紫熏轻轻说了一句。

    叶开看出紫熏淡淡的哀伤,安慰道:“妹妹,你的什么绝脉我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等以后我师傅回来了,让她帮你看看,兴许就有办法弄好了呢,到时候我也教你。”

    宋初涵料定今天袁家人会来找茬,并且,她刚得到一门绝学,也想好好琢磨练习,索性跟所里请了个两天假,留了下来。

    “既然料定了袁家不肯罢休,说不准有高手上门,保险一点,我去把算命道爷叫过来;那家伙别看是个算命的,那把铜钱诛仙剑倒是厉害的很呢!”叶开说着就准备打电话。

    不想宋初涵的电话这时就响了起来,打给她的正是她上级领导,副所长钟品超,也就是蒋云斌的表叔,电话里告诉她,来了几个调查蒋家别墅案子的人,让她过去说一下情况。

    叶开心中一动,他担心来的人真是什么能人,到时候捷足先登,把那尸修者给抓了,那要寻找地皇塔的线索就没了,当即说:“一起去吧,我对那东西也了解一些,开车过去,瞬间带上道爷。”

    奔驰车开到舒心足浴店门口停下。

    大上午的,足浴店肯定还没开门,不过曹二八这货的摊子却早早摆在了门口,此刻正有个漂亮姑娘坐在他前面问东问西,道爷的一只手摸着人家的手心手背,偶尔瞄一眼人家的低领,那模样真是猥琐到没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