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96章 山村高人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韩宛儿个子不矮,一米六八肯定能看,尤其是25岁的年纪该发育的也都发育了,还特别完美,前丰后圆,体重怎么也有100多斤。

    只是以叶开的力量,这点重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唯独忽略不了她趴上自己背后前面贴着的美妙滋味。

    夏天衣服穿的薄,都是单衫,叶开马上感觉到了背后的绵软,以及腰上紧扣的丰腴,两只手往后一托,更是差点把自己的心给托出来;韩宛儿就更不用说了,整个身体僵硬的很,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她平日哪里跟男人有过这么亲近的距离,叶开的大手托在她腿上,就好像两块烧红的烙铁,把她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实际上,叶开完全可以用一个青木咒将韩宛儿脚上的伤在短时间内治疗好,然而,修行的事情还是少些人知道的好,再则,治好了哪里还能有这番艳遇?

    花那么大力气背着走山路,摸几把不为过吧,谁让她硬要跟来。

    又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永兴村的地头,这才发现总共也就黄泥瓦房十来间,多数还破破烂烂的,村口杂草丛生,林叶茂盛,刚一进村就扑上来一条半米高的大黄狗,咧着白森森的牙齿朝三人直叫唤。

    刚刚落地的韩宛儿哎呀一声叫,再次跳到了叶开的身上,就连紫熏也赶紧躲在他身后,叫着快点把它赶走。

    “黄毛,过来,不准叫。”

    一个中年妇人跑出来,朝大狗唤了一声,充满惊奇的目光却在叶开三人身上转来转去。

    那土狗倒听话,马上转身跑回主人脚边摇尾巴,妇人这才操着一口d县的方言问:“娃儿们,你们找谁?”

    叶开从出生就一直在d县,女人的口音虽怪,但也能听懂,当即问她这里有没有一个姓陶的玉器雕刻师傅住在村子里。

    女人狐疑的眼神在三人脸上溜来溜去,特别是紫熏和韩宛儿,两人穿的都是白领衣服,脸蛋又美又白,出现在这一个月都不一定会有生人进来的村子,自然有些警惕心;叶开呵呵一笑,马上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红彤彤的软妹币:“这位大姐,我们找陶师傅是想请他帮个忙,雕琢一件玉器,如果您知道的话,帮我们指点一下迷津。”

    软妹币一出马,妇人的态度马上改变,犹豫着接过,还仔细分辨了一下真假,收好后指着半山腰上的一间泥草房子:“喏,就是那里。”

    为了报答一百块,妇人还小声多说了两句:“姓陶的老头脾气古怪,不合群,你们去找他,可得小心点。”

    叶开一听,马上又摸出一张软妹币:“大姐,我们就是有急事求上门来,您知根知底,就给我们多说说。”

    他这做法看在紫熏和韩宛儿眼中,顿时心思各异,但他世故圆滑行事老道的标签,却是被打上了。

    叶开见天色不早,甚至跟妇女敲定了晚上吃饭住宿的事儿,让她帮着准备准备,然后才带着两女朝陶师傅家走去。

    “嗡”

    还没走到陶师傅家的门口,叶开忽然感应到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这不像在古董市场捡宝那会儿的丝丝缕缕,更像是一次灵力大爆炸,源头就来自陶家的泥草房子。

    “那是……”

    叶开往前走的步子一下顿住,惊疑的看着那所房子,心潮澎湃,兴奋激动,“难道,这房子里面有什么重宝?看这灵力爆炸的强度,比地皇塔还牛掰,乖乖不得了,要发财了?!”

    “别做梦了,你以为地皇塔这种洪荒神器是路边大白菜吗,隔几天就给你捡到一个?还比地皇塔更厉害……,这是有人在炼丹,炼爆了。”凰的声音忽然在叶开识海回荡,像泼了他一脸盆子冰冷的洗脚水。

    叶开讪讪地问:“呃,凰姐姐,你醒了,修罗幻境弄好了?”

    凰并没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声音透着凝重:“叶开,你要小心了,我感觉那房子里面住着的人很厉害,以我现在的感应能力,居然都无法判断出他的修为,他如果对你下杀手,恐怕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按死,现在的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

    叶开闻言大吃一惊:“连你都感应不出来?那不会是已经成仙了吧?”

    凰说:“那倒不至于,你这个蠢材,修为到现在才是胎动境,我跟你神魂契约,居于你的紫府,我的感应能力多少也是要取决你的修为境界,我现在最多能感应到比你高三个等阶的存在,太高了我也看不出来,特别是这个人似乎有还有隐匿修为的本事。”

    叶开犹豫了,那还进不进去?

    正在这时,紫熏在后面推了推他:“哥哥,想什么呢,快点走啊,你看都黄昏了,等天黑再去打扰人家就不好了。”

    她跟韩宛儿两个人却是一点都感觉不到刚才的灵力爆炸,当然,据凰说,那是因为炼丹那人布下了结界的缘故,他感应到的,也只是从结界里一下溢出来的部分。

    “哦,哦,好,我刚刚在欣赏陶师傅家的房子,虽然是泥草房子,但也挺别致的。”叶开嘴上胡诌,心里已经做了决定,自己只是求上门来雕刻的,并无恶意;而且算下来的话,里面的人修为至少是神动境,大高手啊,所谓富贵险中求,要是能结交一番的话,好处大大滴。

    “嘚嘚嘚!”

    叶开在黑色老旧的柴扉门板上敲了几下,很轻很小心,半天没人应。

    韩宛儿翻翻白眼:“院子这么大,你敲这么小声,里面的人怎么听得见?”

    这冷妞让叶开背了大半个小时,要是换成紫熏早就感激加感动了,可她心里面居然还恼怒叶开在背她的时候占她便宜,一双手在她腿上摸来摸去大吃豆腐,走那么快甚至把她胸口都撞疼了,态度那是一点没变,还更加看不惯他了。

    她哪知道叶开是不敢得罪里面的人呀!

    “请问,里面有人吗,住的是陶师傅吗?我们从县城过来,想找陶师傅帮个小忙。”叶开用力再敲了几下,很礼貌的开口询问。

    过了几秒钟,里面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年纪应该不小,脾气却很大:“里面没人,赶紧滚滚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