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95章 背着韩宛儿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韩宛儿原本以为叶开会百般阻挠,找各种借口不让她同行,因为她认定了叶开是贪墨紫熏的美色,这种单独一起去山区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哪里知道他似乎没一点反感,还说可以方便照顾熏熏;不过后面那句就被她认为是他的借口了,当即脖子一梗,随后跺了跺脚说道:“不劳关心,我的脚已经没事了。”

    只是这一跺,原本就没好利索的脚脖子又一阵疼,她咬牙忍住了。

    叶开看到她一闪而逝的痛苦,也看到了她的倔强,笑了笑不点破:“没事就好啊,要不然到了山区,你要是爬不了,我要照顾妹妹,却是没办法帮你了。”

    “不用你帮,哼!”

    紫熏在旁边看着笑笑,也不说话,韩宛儿已经在她面前不止一次说叶开和曹二八是骗子了,但她心里清楚,自然没放心上。

    去山区,自然不能开着紫熏的迷你,好在熏然珠宝有自己的商务专车,一辆白色奔驰glk。

    外观大气,线条强硬。

    叶开惊讶于紫熏怎么会选这么一辆猛虎一样的车当公司商务,一问才知原来是宋初涵帮她选的。

    “虎妞选虎车,果然也没错!”

    听到这个答案,叶开笑了笑,当仁不让的上了驾驶座。

    另外两个都是女孩子,总不能他一个大老爷们舒舒服服坐着享受。

    “涵涵,我跟叶开要去一趟山区,晚上可能不回来了,你自己一个人睡……,对了,你那边现在怎么样了?”紫熏给女警打电话,报告一下行踪,省得她担心。

    “哦,好的,知道了。”宋初涵此刻心情不太好,说话口气跟耷拉了的黄瓜,刚才抓回去的那些人,原本是把什么事情都交待了,这让她暗暗高兴,到时候再怎么样也能让袁同罡那王八蛋喝一壶的,哪知随后来了几个律师和一个胖子,几个人的口风马上全变了。

    袁少变成了圆少,而胖子很光棍的承认,紫熏是他爱慕的女人,是他喝醉后找了几个人去绑架,现在后悔了来自首。

    宋初涵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转眼就来了上级刑侦科的人把犯人提走,整件事跟袁同罡一点关系都搭不上。

    说了前半句,过了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什么,跟叶小子去山区?什么山区?晚上还不回来了,你,你要当心啊,那小子花花心思不少……,不行,我跟你一起去。”

    叶开耳朵尖,听的一清二楚,大声喊了句:“虎妞,我们已经出发了,有本事你就追来好了,哈哈哈!”

    坐在旁边的紫熏嗔了他一眼,低声再说两句也就挂了电话;而坐在后面的韩宛儿一直在用平板电脑查找胖子山的位置,特别是那里一个叫永兴村的地方,据刘师傅所言,那位姓陶的雕刻师傅就常年住在那里,过了老半天,她叹着气说:“地图上根本找不到这个永兴村嘛,刘师傅是不是搞错了,一名技术高明的玉器雕刻师,怎么会住在那么偏远的山区?”

    叶开调侃:“要不然怎么能叫高人?住在山上,那才叫高嘛!”

    结果收到了高冷美女的两个白眼。

    差不多开了两个小时,车子进入胖子山的地盘,在山脚下一看,那山势果然像个侧躺的大胖子,大脑袋大肚腩,货灵活现,紫熏和韩宛儿坐在车里观看,探出脑袋啧啧称奇。

    可是路到了这里就变得异常狭窄,而且大多是土泥路,坑坑洼洼,别说两个美女颠得心慌,叶开这个新手上路开的更提心吊胆,特别是旁边是悬崖的路段,开的手心都冒汗了。半个小时后,他找了个空旷的路段停了下来,说:“我们还是步行上去吧,我看永兴村应该也就在附近了,这路我实在不敢开了,你们有胆把命交给我这个刚拿驾照三天的人,我可不敢把你们掉进悬崖陪我去共游阴曹地府。”

    此言一出,两女脸色都变了。

    “哥哥你说什么,你的驾照才拿三天?”

    “我的妈呀,那刚刚我们真的是在刀尖上跳舞?你这混蛋,刚才怎么不早说,才拿驾照三天,你就敢在这种地方开,你找死别带上我和熏熏。”韩宛儿一张嘴机关枪似的喷射,赶紧拉着紫熏跳下车,生怕晚一步就会葬身悬崖似的。

    叶开背上包,里面除了自己的一些物件,还有临时买的生活必需品,毕竟是来山区,总要有点准备;随后他蛮不在乎的笑看韩宛儿:“脾气这么大,胆子却这么小,要是我告诉你,我这驾照还是买来的,不知道你会不会直接晕倒?”

    ……

    ……

    韩宛儿没有晕倒,但是她痛倒了。

    三人运气不错,沿途碰到一个开摩托车经过的山民,问了下永兴村的位置,那人指着胖子山大肚腩的方向,说:“很好认的,翻过那个大肚子,再走半小时就到。”

    可是结果,望山跑马死,三个人吭哧吭哧翻过了大肚子,走了一个半小时还没见到村庄,而韩宛儿的脚伤本来就没好利索,走山路的时间一长,终于痛的不能动了。

    叶开看着她笑:“我就说你的脚不方便吧,这下好了,你要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过夜咯!”

    韩宛儿看看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不时还有野鸟爬虫经过,一下连哭的心都有了。

    紫熏道:“哥哥,宛儿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笑,我看再过一会太阳下山,这路就更难走了,你力气大,背着宛儿吧!”

    叶开看看韩宛儿惹火的身材,心里微微泛起涟漪,可嘴里却说:“这不太方便吧,韩助理清白之躯,我也是良家初男,一会我背了你,你反过来说我占你便宜,那我真是委屈死了。”

    韩宛儿虽然高冷,也可是女孩子,刚刚走了那么久,一半都是咬牙挺着的,实际上早就疼的受不了,这会儿又被叶开一通抢白,终于没忍住,眼圈一红就落下泪来。

    紫熏偷偷踢了叶开一脚,叶开轻笑一声,这才蹲在韩宛儿身前:“好了好了,山路枯燥,随便开个玩笑而已,哪想到你一个大助理还哭鼻子,上来吧,我们加快点速度,最好能在天黑前找到那位陶师傅,顺便找个落脚的地方,不然晚上真要与狼为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