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90章 绑架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金杯车的速度也不慢。

    加上两车才刚刚交汇,兰博基尼超车后为避开前方车辆马上又并入同道,这一急刹车停下,后面的金杯车险险就要撞上来,幸好一个急转避开,里面司机破口大骂,一脚刹车居然在前方二十米处停了下来。

    叶开看见金杯车停下,顿时笑出声来:“这个司机我喜欢。”

    他要不停车的话,就要上演两车追逐的戏码了,人家一辆金杯车撞坏了也就撞坏了,可他一辆豪华跑车,撞掉一块油漆都能买几辆金杯了。

    金杯车里面,司机气急败坏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边上一人阻止:“老赵,干正事要紧,正在做买卖的时候,别节外生枝。”

    另一个也说:“没错,人家开一辆豪车,不是普通人。”

    叫老赵的司机怒火上涌,拉都拉不住,道:“老子就要下去打那个开豪车的王八蛋一顿,他不是开豪车吗?这么有钱,飙车乱来,吓到老子了,哥几个顺便敲一点不过分吧?”

    刚刚劝阻的男人一听也对啊,这次的买卖虽然也有钱拿,可对方有来头,给了花红不多,说不准还没敲诈一个富二代来的厚实,当即点点头。

    “麻辣隔壁的,怎么开车的,开着豪车了不起啊?给我下车,下车!”老赵的大嗓门估计就是开车练出来的,手里还拎着一根螺纹钢,是他放在车上随时准备干架的。

    这一喊倒是气势汹汹,狂猛霸气。

    边上有几辆过路车见有热闹看,纷纷在边上停下来,一辆金杯对上兰博基尼,那是吸引眼球的基础。

    金杯车里面剩下两个男人,见到这一幕,马上把紫熏的身体按倒在座位上,免得被人看见,一人眼神不善的低骂:“这个老赵,真是脑子被驴踢了,被人看见这娘们,这买卖就黄了,到时袁少怪罪下来,咱们都要一起倒霉。”

    “呜呜呜”

    紫熏发出声音,听到袁少两个字,眼睛瞪圆,哪里还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正是昨天在拍卖会上向自己求婚的袁同罡,没想到过了一夜就叫人朝自己下手了。

    “嘿,还是个娘们!”与此同时,老赵和一起下车的短袖男看到兰博基尼驾驶位上下来的宋初涵,当即眼神一亮,“啧啧啧,这娘们漂亮啊,好大的胸围,我家黄脸婆两个加起来还抵不上人家一个,要是能抱回去睡一晚上,折十年寿都值得。”

    另一个男人也口水直流,把敲诈勒索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说:“老赵,真是同道中人啊,别说折十年寿,这种绝色美女,让我弄一晚,直接死了都划算。”

    两人说的小声,可宋初涵是后天巅峰武者,又是九尾血脉,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她本就性格火爆,一点就着,被两人一脸猥琐的意淫,别提多恶心了,不管那金杯车里是不是绑架了紫熏,她都不会轻易放过这两混蛋。

    “噔噔噔!”

    穿着一双高跟鞋的狐狸精姐姐昂首挺胸的走上去,胸前波涛有节奏的一浪一浪,看得老赵神魂颠倒的时候,忽然感觉肚子一疼,却是宋初涵直接长腿扬起,一脚踹中他的小腹,当即将他踹得跪倒在地。

    旁边的短袖男怔了怔:“好你个小娘们,还敢打人?”

    话音刚落,半边脸上被一个突如其来的耳光抽得转过一百八十度弯,一口鲜血含着几颗牙齿狂喷而出。

    这是叶开动的手。

    紫熏对他来说,意义不一样,那是赋予了他第二生命的女人,如今看到她被绑架,像待宰的白羊一样被按在座位上挣扎不起,当即怒火燃烧。

    宋初涵下车,他也马上下车,从另一边冲向金杯车,过去的途中顺手给了短袖男一个大耳光;等短袖男反应过来的时候,叶开已经冲到了金杯车的门前。

    “叶开,有没有看错,是不是熏熏?”宋初涵担心紫熏的安危,暂时懒得管地上的两人,朝着叶开询问。

    而听到女警的声音,金杯车里动弹不得的紫熏就仿佛听见了这辈子最好听的声音,刚刚还紧张忐忑的心情也一下放松下来,下一秒,一个男人哗啦拉开车门,钻了进来。

    是叶开。

    “放开她!”他冷冷的一句话,充满了肃杀的气势,看在紫熏的眼里,却有些眼圈泛红;她从来都不是软弱的女人,可被这群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强行绑架塞进车里,又朝着城外行驶的时候,她的心一直在往下沉。

    她对自己的即将面对的未来,充满了担忧,不敢去想。

    直到这一刻,看见叶开冰冷中蕴含着怒火的脸,此时此刻,她脑子里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这家伙,还挺酷的。”

    里面的男人,一个光头,一个塌鼻。

    看见事情败露,两人对视一眼,脸上都现出一丝狠厉,光头男人手里早就准备了一把匕首,大吼一声就朝叶开当胸刺下。

    可是,这种连武者都算不上的家伙,一刀刺来的威力能有多少?

    在光头脸上闪过一丝疯狂,以为这一刀能刺中叶开的一瞬间,他忽然感觉手臂一顿,被一股大力挡住,再也不能寸进,两根手指轻轻松松捏住了他从网上淘来的格斗匕首。

    “啪”一声响。

    叶开两根手指用力一拧,那匕首居然直接被拧断成了两截,光头大吃一惊,吓得裤裆都缩了一下,这可是纯钢的。

    可随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传来阵阵剧痛,叶开以他肉眼难辨的速度,用断掉的匕首前端,连连在他手臂上戳了三个洞,鲜血泊泊流出。

    而那一截匕首,就留在了他的胳膊上。

    塌鼻男人眼睁睁看着光头一下就没了战斗力,他心中发狠,一伸手就去抓紫熏的头发,然后在叶开惊讶的表情下,紫熏突然一仰脖子,后脑勺重重撞击在塌鼻的鼻梁上。

    叶开自然不会光看着,一手扯着光头的手臂,强力一甩,将他像葫芦一样丢出车外,同时一拳打中了塌鼻的肩膀。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带着一声男人的惨叫,塌鼻的肩膀当场碎裂,以后能不能好两说,此刻是没了战斗力了。

    “紫姐,你没事吧?”叶开扯掉紫熏嘴里的毛巾,将她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女人手还被反绑着,却是一脚重重踢在塌鼻子已经断裂的肩膀上。

    “嗷”

    塌鼻男人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当即脑袋一歪,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