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61章 钱我出,活你干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小叶!”

    “叶开!”

    老周和周子归看见叶开,同时出声。

    叶开摆了两年地摊,自然有几个朋友,而这个在夜市摆鞋摊的老周是他最好的忘年交。

    老周知道叶开家里的情况,平时也很照顾他,叶开这段时间没出摊,而且也不打算再摆摊了,自然要过来跟他说一声。

    “嗬,叶开,是你这个小杂种,失踪了这么多天,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干嘛,你想横插一杠?”

    陈虎斜着眼说道,语气很不好。

    这家伙是夜市的恶霸,外号黑虎,专门收商贩们的保护费,为人骄狂,非常嚣张,手下还有一批凶残打手,别人根本不敢惹他,只能忍气吞声。

    以前叶开在夜市摆摊的时候,没少受他的欺负,摊位都被他掀翻过好几次,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

    “就插一杠怎么了,我还插你两杠呢,黑虎,你吃了我不少手抓饼,今天要一起还了吧?”

    老周和周子归一脸紧张,不知道叶开今天发什么疯,跟黑虎硬碰硬。

    陈虎大怒:“小杂种,你是找死了吧?”

    叶开嘴里啃着羊肉串,刚好吃到一块肥的,“呸”一声,嘴里的肥肉被他吐出来,和着几个唾沫星子吐到了陈虎的眼皮上,砸得他眼睛一阵生痛,加上那上面还有辣椒粉,溅进眼中更是辣得哇哇大叫,抓着周子归的手早已放开,一边揉眼睛一边大吼:“擦你个小杂种,敢吐我,给我收拾他,往死里打!”

    两个小弟马上放开老周,拔拳朝叶开身上招呼。

    可是,现在的叶开早就不是昔日阿蒙,他甚至都不需要用不死凰眼看他们的动作,就已经看出他们缓慢的速度,想到这几个走狗跟着陈虎一直在夜市里横行无忌,欺压良民,自己以前没少被欺负,当即很不客气的手一扬,一根还剩下两颗羊肉块的竹签子,狠狠插进了其中一人的手背。

    一个如此,另一个自然也不能落下,又一根竹签子闪现,刺进那人的手腕。

    电光石火,仅仅只是一秒两秒钟的时间。

    直到这时,两人才捧着手凄厉大叫起来:“我的手,我的手……啊啊啊……”

    围观者看到如此血腥一幕,个个脸色大变。

    那竹签子很长,上面满是油和调料,如今插在两人的手上,这头进去,那头出来,看着都心颤啊,有几个看见后胃里不舒服已经走了开去,就连周家父女都嘴唇发抖,目瞪口呆。

    “痛死我了,你个小杂种,挨千刀的,我要杀了你!”

    “啊啊”

    两个地痞痛的死去活来,跳脚大吼,一边颤抖一边想找打架的武器,可叶开得势不饶人,再一次出手,“啪啪啪啪啪”,一阵大耳光甩出去,连陈虎都没有幸免,甚至对着他下手更重,几个耳光抽得他们嘴角开裂,牙齿脱落,鲜血淋淋。

    “小叶,小叶……,不能再打了,不能再打了。”老周拉住叶开,再打下去,几个人都要残了,到时候陈虎那边的人肯定不会罢休。

    然而,叶开再次抬腿,一脚踹在陈虎的腿上,“卡擦”一声,陈虎的腿立马断掉,抱着腿倒在地上哭号,两个小弟这下子终于反应过来,眼看叶开似乎还要动手,噗通噗通两声,双双跪倒在地

    “叶哥,叶大爷,别打了,我们错了,真错了……”

    “是啊,别打我们了,好疼啊,我们给你跪下磕头……谁帮我们叫个救护车啊,呜呜……”

    一个混混痛的居然哭起来。

    可这里摆摊的人哪个不对这些人深恶痛绝,就算是来夜市买东西的也知道这些混混的可恶,暗地里诅咒都还来不及,现在看他们被打得稀里哗啦正要拍手称快,谁会帮他们打电话叫救护车,就连陈虎拿出手机要打电话,也不知道被谁踢了一脚,手机被踢出老远,电池都掉了出来。

    叶开冷笑:“这么点伤就要叫救护车?当初我记得有个卖红薯的可是被你们打得两条腿都断了,那时你们怎么不叫救护车?很痛吗?我帮你拔出来!”

    混混吓的连连后退:“不用,不用,叶大爷,我,我自己来,自己来。”

    “滚!”

    “哦,对了,下次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还收老周的钱,可别说我没提醒过,虎哥,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陈虎小腿断掉,骨头都露了出来,脸上更是肿起半边,此时此刻,看着叶开简直像看到地狱阎王,哪敢提半个不字。

    很快,三个人相互搀扶在人群的指指点点中离开。

    老周很是担心的说:“小叶,你糊涂啊,陈虎他们是什么人,你现在把他们打得这么惨,他回头找人来,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啊,叶开,你快点走。”周子归也说,一边让自己父亲也收摊,今天的生意是不要做了。

    周围几个原本认识的,也过来劝他们离开。

    叶开笑了笑:“老周,你今天不做生意没问题,可明天呢?能保证明天黑虎不来找你麻烦?放宽心,我就在这里等着,他找来多少帮手,我今天全吃下了,来来来,老周小周,我刚刚特意多买一些羊肉串,一起吃。”

    老周皱眉,总觉的心里不踏实,可叶开说的没错,躲得了今天躲不了明天,索性一咬牙,也留下了。

    不过吃羊肉串就免了,想到刚刚那血腥的场面,两父女哪里吃得下去。

    还是周子归没那么多想法,在叶开身上上下打量,说:“叶开,我爸说你几天都没来摆摊了,还老念叨你是不是出事了呢,看你今天这身打扮,是遇上什么好事了吧?”

    叶开跟周子归年纪差不多,平时倒挺谈得来。

    不过要说男女之间那点事,那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大家知根知底,老周还指望着女儿能给他找个金龟婿呢,像叶开这种吃了上顿不知道下顿的人,做朋友相互照顾没问题,要做女婿,老周非得敲断他的腿不可。

    “嘿嘿,果然是读大学的高材生,一眼就看出来了,前几天去了趟亲戚家,哪知买彩票中了大奖,这不就翻身农奴把歌唱,摊子都不用出了嘛!”

    “啊?中了大奖?”老周眼睛发亮,“中了多少?”

    “反正不少,瞧你这眼睛亮的,不是要跟我借钱吧?”叶开打趣道。

    “说的什么话,我还不知道你情况吗?但是,小叶,中奖了也不能随便花钱,你妹妹的病需要钱,还是无底洞,你得有个打算,钱要用在刀刃上。”老周并不知道叶开最近发生的事情,说的话出自真心,这点叶开知道,也很感激,以前就经常受他点小帮助什么的。

    可以这么说,在d县,也就老周让叶开能感受到一点亲情。

    他忽然心中一动,道:“老周,我看你老摆鞋摊也不是办法,要不然你就做点别的,钱我出,活你干,我占点干股,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