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48章 奇怪的石头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轰轰轰……

    开着猛兽般的黑色路虎,直奔f市最大的古董市场。

    纳兰云颖在路上简单介绍了一下:“f市古董市场,在夏国也是数一数二,基本上大的古董商行都在这里……,不过,我对古董也不是很懂,一会我们直接去找一个叫炳叔的小老头,他跟我爷爷熟,让他推荐一个就行了。”

    叶开对古董就更不熟了,也没话语权。

    车在路边停下,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一个古色古香上面雕刻着古董市场几个古体字的大门,入眼就是一排排古董摊贩。

    就跟夜市差不了多少。

    只是规模要大得多,管理也严格,每个摊位都有统一的小木屋,上面有编号和店名,整整齐齐。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上好的元明古币……”

    “青花瓷的残件啦,便宜卖……”

    有人走过的时候,摊主们时不时吆喝一声,兜售生意。

    纳兰云颖道:“这些摊位卖的只能算古玩,古董是很少的,基本不值钱,而且假货多,老骗子也多,一不小心就被讹了。”

    “你了解挺多的嘛!”叶开左右乱看,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

    “听得多也就知道了,我哥就曾经上过当,有一次老爷子过寿,他花三百万买了张古画,说是唐伯虎真迹,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那画被我家外甥女摸了一把,手上全是墨,这才发现居然是副新画,伪造的能力太强大了,为这事,我哥追查那骗子足足花了一个月,可最后连个影子都没查到。”

    叶开笑笑,只能感概,人家花三百万买幅假画,自己那时为了几千块钱,日夜贪黑,就怕凑不到钱买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等老子有了钱,也要狠狠挥霍,什么三百万的假画,直接买一堆来当柴烧!!”

    他暗暗寻思着,可这时眼神一闪,忽然感应到了一股不弱的灵力波动。

    咦,什么东西?

    他马上开启不死凰眼,朝着灵力散发之处寻过去,结果发现那波动来自某个编号一百十二摊位的里面。

    “小叶子,怎么了?”

    纳兰云颖走着走着,发现旁边没人了,回头才发现叶开跑到了边上的摊上去。

    此时,叶开已经锁定了摊贩老板脚边的一个黑色麻布袋,灵力波动就是从那里面发出来,他朝纳兰云颖笑了笑,淡淡说道:“我随便看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些破铜烂铁。”纳兰一点不怕得罪人,随手拿起一个物件又啪一下丢掉。

    叶开趁机道:“对啊,老板,你这里的东西都不怎么样,别的摊上也都有,太没新意了,有没有好点的货,喂,你那黑袋子里是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

    老板是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先是看了眼叶开和纳兰身上穿的衣服,他倒也精明,看书那衣服价格不菲,马上笑眯眯道:“两位帅哥美女来得正巧,我这还真的刚好有批新货,绝对是好东西,不过价格嘛……”

    纳兰不耐烦道:“有什么赶紧拿出来,婆婆妈妈的,小叶子,这种小摊小贩能有个什么宝贝,走走,炳叔的聚宝斋比这里大一千倍,有的是好东西,到时候你慢慢选,我送你。”

    老板一听这话,眼睛更亮了,聚宝斋在整个古董市场都很有名,老板陈二炳据说曾经就是个摸金倒斗的,对古董古玩非常在行,很多知名的考古专家都要尊称他一声炳叔,而他的店里,没有一样东西低于一百万,有些更是动辄上千万,去那里买东西的客人,能不是有钱人?

    老板赶紧说道:“两位别急着走啊,来来来,这些都是好货,不是诚心的顾客我还不拿出来呢!”

    随着那黑麻袋打开,老板先拿出来一只釉彩瓷器小马,颜色鲜艳,栩栩如生;然后是一个土黄色瓦壶,像个夜壶,再接着还有玉扳指,老玉佩等等,他一件件拿出,一边一件件介绍。

    叶开眼睛随着一件件扫过,可一件都没有灵力波动,直到他不再拿出任何东西来……

    “没有了吗?”

    他依然可以感受到袋子里的灵力,这时直接开启不死凰眼透视功能,黑麻袋快速消失,显示出里面的情景……,居然是三块土黄色拳头大小的石头,看起来普通得很,就跟路边填坑的石块差不了多少,但灵力确实从上面而来。

    老板朝里面看了看,道:“没有了。”

    里面就剩下几块不值钱的石头,他打算等会去扔了,心想:老张也真是的,放几块石头在里面干什么,害我刚刚提着这么重的袋子走了好几百米。

    实际上这袋子货是从一个老乡盗墓贼手里拿来的,老乡盗墓,他销赃,这三块石头和那个夜壶样的东西从同一个墓穴的台子上拿来,但他看不出特别,只以为老乡急急忙忙拿错了,把石头当宝贝丢进了袋子里。

    当然,他老乡也不知石头的珍贵,只是顺手捞进去的。

    纳兰左看看右看看:“也没什么特别的嘛,这小马看着不像古董;这夜壶……还不知道谁用过的呢,小叶子你敢把你那玩意伸进去吗?这几个玉佩扳指什么的,看起来也是老黄玉,杂纹太多,不值钱,走吧,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叶开汗了一下,女汉子果然是女汉子,居然说出敢不敢把那玩意伸进去的话,这是女孩子能说的吗?

    他看了看,随手拿起土黄色瓦壶:“我怎么就不敢伸进去了,洗干净不就行了?就算是谁用过的,过了这么多年,也早就没那味了吧?”

    “你真敢用?”

    “呵呵……,老板,这个夜壶多少钱?”叶开面向老板。

    “这个……”都直接说是夜壶了,他还能开多少价,而且看样子他们是自己杠上了才想着要买它!这脏兮兮的夜壶也是他最不看好的,不过看到面前两人是有钱人,一狠心就报了一万块的价格。

    纳兰马上说:“好,包起来给我,小叶子,回去之后你可不能食言,得把宝贝放进去给我看,不放的是怂蛋。”

    叶开大叫:“你是女人,能不这么流氓吗?我放归放,你有什么好看的?”

    “切,又不是没看过,昨天不知道谁跑到我面前厚颜无耻撒娇呢!”

    “你……,老板,这东西拿手里太碍眼,把你那个黑袋子给我,装进去,哦,这几个石头就放着吧,迷惑一下外观。”他随后吩咐,其实心里挺紧张,怕老板看出什么不对劲不给他石头。

    好在老板并不生疑,一个破夜壶能卖出一万块高出他预期太多了,马上装好给他,生怕他反悔似的。

    提着黑袋子离开,走出一段路,叶开马上伸手把里面的石头拿了出来,用不死凰眼细细查看,没想到这次竟然用透视都看不穿它的本质,但是一股淡淡的灵气,却是从石头上传进了他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