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22章 凰和不死凰眼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你现在修为低,刚刚气动入门,紫府放不了实物,我现在帮你把地皇塔变小,你贴身藏好。”

    “我看你练了《五雷八变》这门武功,眼光倒也不错,只是这门武功要修炼到大成,比一般艰难无数倍,但是威力确实不错,最重要的是,一直到化仙境,这门武功都是上上之选,好好练吧!”

    “我本来打算稍微恢复一些元神,就带你离开这个小千世界,但现在居然找到了地皇塔的其中一层,我相信这个世界可能存在地皇的传承,这对你我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机会,所以我决定留下来,寻找另外六层地皇塔;先前我跟你签订神魂契约,元气本没恢复,刚刚又帮你炼化地皇塔,更是消耗巨大,我又将进入沉睡中,一切你要自己小心,你多多修炼,或者得到一些天材地宝,我也能得到好处,才有能力帮你。”

    神秘女子一番神念交流,跟叶开说了这些话,似乎又要睡大觉去了,叶开马上喊住她:“等一下,大姐,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我好像可以看穿……一些物体。”

    女子道:“你小子撞大运了,这是我的天赋神通,不死凰眼,跟你签订神魂契约,你也得到了我这门神通的部分能力,好好修炼吧,运用好了,这才是你立身保命的最大武器;还有,别老叫我大姐,无端端被你叫老了,你刚刚不是叫我神仙姐姐吗?我叫凰,你以后叫我凰姐姐。”

    凰?

    就一个字!

    叶开还在惊讶有这么奇怪的名字,凰又说:“刚刚那两个人身上,有几瓶丹药,补充灵力的,你这个境界,倒是正好合适。”

    她说完,也不知怎么动作了一下,叶开的脚边凭空多出三个小药瓶,而她就此陷入沉寂,再也没有了声音。

    叶开把药瓶放进口袋,再看看缩小的地皇塔,发现上面刚好有个小孔,就抽出一根鞋带,穿过去,打了个死结,套在脖子上。

    这个可是超级宝贝,要是丢了,那真是哭都要哭死。

    “蒋家现在恐怕热闹的很,居然还跟修士有来往,这时我再回去那就是找死。”

    “虽然很想杀了蒋云斌为妹妹报仇,可现在最重要留得生命,复活妹妹;蒋云斌,你的人头暂时寄存着,迟早,我会来拿的。”

    他打定主意,趁夜摸黑,朝着远方离去。

    路过一条铁轨的时候,正好看见一辆火车停在那,似乎抛锚检修,他心念一动,找机会悄然爬了进去。

    …………

    蒋家。

    被叶开打伤的几个人已经送往医院,可蒋圣军和姚萍这两个受伤最重的人,却被紫鸿振留了下来。

    他们要等刚刚追出去的两个中年人回来。

    “紫老,我腿上中了两枪,实在坚持不住,能不能让我先去医院,我夫人在这里也是一样的。”蒋圣军苦着脸哀求道。

    d县属于s市,而紫家是s市里面权势很大的家族,蒋圣军虽然在d县横行无忌,但对上紫家,却马上变成了哈巴狗,紫鸿振不让他走,他哪里敢私自离开。

    姚萍这个女人脚背中枪,也是苦苦哀求。

    可紫鸿振完全不为所动:“就腿上一点伤,有什么大不了?要是刚才那两位爷回来看不到你们,那你们才叫自寻死路,我是为你们着想;别说我不告诉你们,先天武者你们应该听说过吧,那两位可是比先天武者更高级更厉害的存在,你们自己想想。”

    两夫妻一惊,马上不说话了,不过一会后蒋圣军又问道:“紫老,那个从盗墓团/伙手里弄过来的八角形盒子,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看着也不是很特别啊,倒像个针线盒。”

    紫鸿振说:“关于这个,我也不懂,我只是受他们所托,然后找你帮忙。”

    结果这一等,等了两个多小时还没见人回来。

    蒋家夫妇都要哭了,说:“不会那两位出了什么意外吧?”

    紫鸿振道:“不可能,他们两位爷可都跟神仙一般的存在,哪里会出什么意外。”说着,他打电话给其中一个中年人,结果提示电话不在服务区,他也微微一呆:“难道拿到东西后直接回去了?”

    他知道那两位的厉害,绝对不会去想他们已经被叶开给杀了,过了会说:“他们都是高人,行事只管喜好,拿到了东西说不准还真的有可能直接回去了,至于你说的那小子,十有**是死了;再等一个小时吧,再不回来,我也算功成身退了。”

    一个小时过去,自然等不到人,紫鸿振提出离开,这下姚萍急了:“紫老啊,为了得到那件东西,我们蒋家付出了不少代价,您看……”

    紫鸿振眉头紧皱:“你跟我要钱?”

    姚萍马上摇头:“怎么敢呢,是这样,我儿子最近被那小杂种打伤了,一只眼睛瞎了……”

    她把事情说了一遍,希望紫家的人能想想办法救他儿子的眼睛。

    蒋云斌随后被叫下来,紫鸿振看了两眼,摇头:“这眼球都坏掉了,我也没办法,毁容倒是可以整。”随后他忽然想起某事,“不如这样吧,我紫家跟华炎宗交好,他们过几天正好会收一批门徒,我写封推荐信,让你儿子去撞撞运气,要是进了华炎宗,拜了师傅,那别说眼睛可治,还飞黄腾达,一步登天,也算是紫某拜托你们做事的报酬吧!”

    …………

    叶开在火车上小心翼翼,鸭舌帽一直都戴着。

    内心已经做好了可能会被车上乘客认出是通缉犯的准备,甚至也做好了跟乘警冲突的打算,可他混在一群人里面,发现屁事没有;他也有些纳闷,仗着现在艺高人胆大,拿了原来的身份证去补票,结果很顺利的补到了。

    卖票的一位中年大妈,甚至还递给他一张纸巾:“小伙子,你上火啊,牙龈都出血了。”

    叶开干笑道:“是啊,羊肉串吃多了,嘴巴疼死了,谢谢大姐!”

    大妈被叫大姐,不要太开心,差点拉着他话起家常。

    他并不知道,半山监狱这次来劫狱的是先天高手,之后就有更高级的部门介入,警方就撒手不管了,至于通缉单这种事情,也就没发出来;而他用枪打伤蒋圣军和姚萍,他们本来就不干净,枪也来路不明,加上紫鸿振断定叶开已死,更不会傻兮兮去报警。

    “各位旅客,列车马上就要进站了,下一站,永源。”

    叶开坐在凳子上想事情,时而吸两颗灵气,忽然听到广播,居然到了永源,他想起姑姑家就在这里,当即起身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