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章 兄妹情深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片刻后,一股暖流在他体内奔涌,瞬间遍布全身,贯穿奇经八脉,最后汇入双眼。

    只是眨两眼的功夫,叶开感觉自己胸前不是那么疼了,而且浑身暖洋洋,充满了力量感,只是眼睛有点微疼。

    虽然心中奇怪,但现在救妹妹要紧,没时间细想,他马上一骨碌爬起来,再度冲上去:“蒋云斌,放开我妹妹,你们两只畜生,给我死开!!”

    “哈哈,小王八蛋,你还是乖乖躺着吧,以你那点本事,是过不了我们这一关的,你就安心做大舅哥吧!”一名保镖哈哈大笑,随手一拳朝他脸上砸过去。

    保镖满脸戏谑,他都能想象到叶开吃了自己这一拳后的惨样,绝对鼻梁骨断裂,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他对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甚至他还只用了五成力道,多了,怕直接打死人。

    可是,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

    叶开看到那一拳快速轰过来,精神高度紧张,眼睛死死盯着,结果那拳头就在这一瞬间似乎变得缓慢了很多,像是电视里放的慢镜头,他很是惊讶,不知道这保镖搞什么鬼,但动作一点不慢,一拳朝着保镖的手腕打过去。

    “啪”

    叶开用的是全力,他还担心力量不够。

    拳头和手腕瞬间碰撞,马上发出一个骨头断裂的声音。

    保镖原本戏谑的表情突然大变,扭曲,痛苦,全身颤抖的嚎叫:“啊,我的手,我的手断了!!”

    叶开一下愣住了,怔怔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只见那保镖的右手,呈现出诡异的弯度,骨头断掉了,甚至断骨都从皮肤穿刺出来,鲜血淋淋,模样凄惨。

    如此结果,完全出乎两名保镖的意料。

    剩下另一个瞳孔一缩,显然还有些不大相信形势的突然逆转,虽有狐疑,但他还是脚步踏出,朝叶开冲了上来。

    “吼”

    他用的是军体拳,单腿猛踢,横扫千军。

    叶开震惊的看向他,结果他那踢腿的动作,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变得慢了好多。

    “这,这是怎么回事?故意让我吗?”叶开脑中闪过这种念头,同时一脚飞起,他本来可以踢到这人的蛋蛋,可是想到这保镖也许是故意让他,就好心了一下,脚上移了五寸,踢的是他小腹,同时能感觉到有股暖流聚在腿上。

    “轰”

    那保镖仿佛被一辆高速的跑车撞中,一脚过后,整个人都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五米开外,肚子痛的仿佛要爆炸,哪里还起得来。

    叶开满脸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两人,还无法相信是自己把他们打成这样的。

    不过下一秒,想到妹妹,他马上冲进房中,逮着一个正在撕扯妹妹衣服的青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麻痹,畜生,让你欺负我妹妹,让你欺负她,让你欺负她……”

    “呯呯呯,呯呯呯……”

    叶开没头没脸的砸在蒋云斌身上脑袋上,一拳一拳,拳拳到肉,每一拳都带起鲜血,没几下,蒋云斌白净的脸就变成了破口袋,苦苦哀求,牙齿都不知掉了多少。

    “哎哟,哎哟,打死人了,哥,叶哥,我错了……”蒋云斌哀嚎求饶,都跪下了,没料到自己的保镖居然没拦住他。

    “哥哥,别打了,哥,你会把他打死的。”关键时刻,还是叶心拉住了叶开,蒋云斌这才得空,满身狼狈的逃了出去。

    “妹妹,你怎么样?那混蛋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叶开顾不得追,赶紧查看妹妹的情况。

    发现叶心虽然哭得稀里哗啦,头发和衣服也乱糟糟,好在没有发生无可挽回的事情。

    “哥哥,我好怕……”叶心扑进叶开的怀里,楚楚可怜。

    “别怕,有哥哥在,别怕,蒋云斌这个王八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叶开紧紧抱着叶心,心绪难平,刚才他真怕妹妹已经被那混蛋……,要真那样的话,他真的会杀了他。

    随后,他又疑惑起来,蒋云斌家大势大,他的两个保镖也非常厉害,听说是雇佣兵退下来的,他亲眼见过这两个保镖赤手空拳将十几个混混打的哭爹喊娘,可今天怎么这么没用?还是说真是看不过去帮自己的,也不像啊?还有,自己身体里怎么感觉有股暖流,是太紧张激动了吗?

    他百思不解!

    ……

    “你们两个废物,挡个人都挡不住,还做什么保镖,做标本得了。”蒋云斌满头满脸是血,愤怒的辱骂自己两个保镖,那两人被叶开打得半残,好不容易一起跟出来。

    断手的保镖痛苦道:“少爷,我们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突然那么大力气,还好少爷没事。”

    “啪!”

    “我这叫没事吗,你眼瞎啊?我脸上涂的都是番茄酱?”蒋云斌狠狠给了保镖一巴掌,又骂了一声废物。

    然后一个电话打出去:“喂,表叔,我被人打了,全身都是血啊,我的保镖也被打了,手都断掉了,你是警察,要给我主持公道啊……谁?一个叫叶开的混蛋,就在秋阳路集装箱房子里,你一定要把他抓起来狠狠折磨,现在肯定我妈都不认识我了……”

    ……

    集装箱房内。

    叶心小心的给哥哥处理胸口的伤,一边处理一边抹眼泪:“哥,疼不疼,流了好多血?”

    叶开笑了下:“不疼,哥哥皮厚。”

    刚说完就一阵歪嘴抽气,酒精棉花擦上去,那是真疼。

    伤口呈不规则圆孔状,其实是被保镖一脚踹中胸口,口袋里的玉石吊坠嵌进肉里去弄出来的,不过,那玉石早就不见,剩下的一根绳子也不知道掉去了哪里。

    “哥,都是我拖累了你,要没有我的话,你现在肯定生活的很好,说不准已经有女朋友了呢,有时候我真想死掉算了。”

    “别说傻话,不准提死字,哥哥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

    叶心17岁,比叶开小两年,从小有白血病,好在还控制得住,但必须每天吃药,不吃的话生命就无法维系,而且这种药还特别贵,一个月要花去五六千,叶开如果不拼命赚钱,根本没钱买。

    而叶父早亡,叶母受不了家里有个白血病女儿,家里穷的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在叶开15岁时,就狠心丢下两兄妹跑了,这四年来,叶开走出校园,什么活都干,只要能赚钱养活妹妹,什么都不在乎,搬砖,踩三轮车,收旧货,甚至差点去做了鸭子,后来无意中发现卖手抓饼生意不错,至今已做了两年。

    如此这般,兄妹俩的感情自不用说,彼此都是对方生存下去的信念,虽说生活艰苦,但也充满温馨。

    晚上九点,两兄妹正围着一张破桌子吃饭,菜还是不错的,有鱼有肉,因为有白血病的叶心,日常必须摄入大量的高蛋白。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汽车声,可以听出就在他们的房子门口停下,不一会,一名穿着红白细格子衬衣,白色七分包臀裤,下面穿一双蓝色系带高跟凉鞋的女子走了进来。

    集装箱做的房子比较气闷,叶开在家的时候,除了睡觉时,一般是不关门的,所以她进来很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