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道宗师 第三百八十七章 疯之子
作者:韦小宝的小说      更新:2016-11-17
    三块钱一次的妓女,杜千是知道的,在平川城中就有不少,统称土妓。当然也有其它的名称,例如半掩门、街边女、失足妇女之类。通常是指那些上了点年纪,长的难看,完全靠作皮肉生意的女人。若是在妓这一行中排个三六九等,土妓无疑是最下等的,没有比她们更便宜更烂的。

    以周山帝国为例,平均收入不过三十元左右,少的只有十块钱,只能勉强糊口,三块一次,在贫民阶层,也是个大数目。而有钱人,根本看不上土妓,因此土妓虽同样是靠皮肉生活,可生活的品质可想而知,有时候,半个月接不到一位客人,也是常事儿。

    “我父亲是位将军,麾下有数十万大军,据说他拥有非凡的指挥才能,是补天共和国最出色的年轻将领之一。”白衣公子继续很认真的说道。

    如果他说的是真话,这个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可这总让人觉得不现实,手握大军的将领,就算再饥渴,也不可能找一名土妓,还把孩子生下来了。

    “我,是酒后的产物,是垃圾,是多余的,你明白吗?”白衣公子说的越发认真了。他身后的二女,脸上露出一丝不忍,勉强控制自己,没有出声打断白衣公子的话儿。

    “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真象,直到我有能力去报复,首先我第一个作的,就是亲手扭断我母亲的脖子。她很可怜,可她不该让我出生。错了,人只要犯了错,就一定要认,一定要付出代价,任何人都是如此,哪怕这个人是我的母亲,我的父亲。”白衣公子继续说道。

    这一刻,杜千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眼前的白衣美少年,根本就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御魂师和他比起来,都是它娘的一群正常人。

    扭断自己母亲的脖子?只要稍微想一下,杜千就觉得眼前发晕,不寒而栗,而这个人,不仅作出来了,而且还一本正经的告诉别人,谁见过这么疯狂的家伙?他还有没有一点点人性?

    “接下来我要作的,是弄死我父亲,当然了,他身份不同,死法自然也要不同,身为军人,我认为让他死在战场上,是最符合他身份的。听说他很有指挥才能,战无不胜,我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杜千这会儿,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原本还想着,你说你的,我问我的,现在哪儿连话儿他都不会说了。

    “我啊,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个悲剧,我根本就不应该出生,更不该活下去,心中没有什么需要我去卫护,是不是挺可怜的?那就请可怜我吧。你可以叫我卫悲。”白衣公子轻叹一声说道。

    卫悲?卫悲?姓卫,还是卫护之意?

    以这人说过的话,反正杜千不相信他会使用父姓,能亲手扭断自己母亲的脖子,母姓的可能性也几乎没有,这名字,应该是他自己取的。

    “我要杀你身后的那个女人,你没意见吧。”卫悲看了一眼晓欣,一脸平淡的说道。

    他越平淡,杜千看着越别扭,这个疯子,已经疯出了一定的境界,而且没有一丝想要掩饰隐藏的意思。其实他第一句话,就将自己的心戳烂了,还有什么比那更让他难过的?

    “我有意见。”杜千摇头说道,不仅有意见,意见大着呢。若是在融合小星之前,杜千这会儿,想的应该是怎么逃命,可现在,碰一碰又如何?想要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你得拿出相应的实力。

    之前与喜玉山一战,事后想来,相当的别脚,而且使用小星的方式,似乎都是错的,可那一战,着实让杜千感悟到很多东西,战力还是那么高,可实力却强出许多,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有意见没关系,你可以保留。你虽然看起来有些特别,还不值得我杀。或许在别人眼中,我是疯子,可我很清楚,这世上,没人比我更清醒,我更不是嗜杀的屠夫。你可以可怜我,请不要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卫悲说道。

    “我没准备保留。”杜千心中骂道,就你这样的,谁会用正常人的眼光看你?

    “这由不得你。”说话间,空气微微颤动,无形的气流,形成千万根细如牛毛的针,漫天飞舞,绕过众人,扑向晓欣。

    这次与在魔洞通道时不同,不仅光线要好得多,而且杜千的实力不同了,眼力更佳,一眼就在千千万万根牛毛针中,看到一根极为特殊的,闪动着乌黑的光芒……

    哦,或许这种说法有误,事实上,那根针四周,什么颜色都没有,甚至可以吞噬一切光线,因此给杜千一种漆黑的感觉。

    那黑色,不是看到的,是感觉到的。

    晓欣冷哼一声,居然有人拿她当软柿子?空气中的颤动虽轻,连杜千都能感觉到,怎么可能逃过她的感应。

    身后凤凰展翅,仰天长鸣,尖锐的凤鸣刺破人的耳膜,在晓欣身前展开,护住她周身。

    一根、两根、三根……无数根……

    普通的人的眼睛,别说看不见,就算能看到,也无法分辨出这些气针的前后顺序。几乎是一瞬间,威武的浴火凤凰,如同被戳破的皮球,又如被吸血蝙蝠吸食过的牛羊,眼看着缩小直到消失。

    在气针临体的前一刻,晓欣脸色大变,虽然气针还没有接触到法相,她已经感觉到危险,知道法相绝对无法阻挡住对方的千万气针,可这时候,想要让法相作出反应,已经来不急了,她只来得急身形急退,身体四周产生出一圈古怪的白雾,杜千知道,那是在瞬间超过音速而引发的音障。

    “好胆。”杜千怒了,更没想到,以晓欣的浴火凤凰,居然连一秒都挡不住。巨大的无形盾牌,突如其来的出现在气针与晓欣之间,恰好挡住了那枚准备给晓欣致命一击的黑色气针。

    “铛……”当黑色的气针,与无形之盾相撞的那一刻,一声深沉而悠远的声音传出,不断的向远方荡漾,如同来自于远古钟声,温和而持久,越传越远,几息之内,声传万里,别说第八兵团所在的战区,附近另外三个战区,是人都能听到,哪怕你深藏在地底工事之中,哪怕你耳中紧紧的塞满了绵花,那声音,直达大脑,让人无处可逃。

    同一时刻,魔洞剧烈的颤抖了数十息,无数的飞禽灵兽,武修御魂,同时感觉到一种如同末世降临般的恐怖气息,纷纷向魔洞外逃去。

    补天针被挡住了?

    卫悲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变故,自从得到这根补天针,虽说无法作到战无不胜,可从来没人能挡住补天针。、

    他的出身,决定了性格极度偏激,和喜玉山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生物,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卫悲从来不拒绝战斗,甚至可以说一直在享受战斗,哪怕是败了,也从不灰心。

    有补天针在手,卫悲不怕败,再强的敌人,也不可能留下他。每次失败,都是一堂最好的实战课,让他对补天针的认识,更上一层楼,效果远比胜利来得更猛烈更美好。

    一次次的失败,让他的实力如飞般前进着,最近一段时间,卫悲已经找不到能在单挑中战胜他的人了。甚至就算是群功,他也感觉游刃有余,可以将一切掌控在指掌之间。

    “给老子留在这里吧。”杜千的反应可比卫悲强多了,小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无形之盾挡下了黑针,脑海里如同被针刺了一下,分外的难受,此人留不得。

    随着他一声怒吼,盾化成鼎,将卫悲三人罩在其中,无形盾成了无形鼎,外人自然看不出来,象晓欣这样的强者,刚才的一击,让她心生恐惧,不难感应到那只无形鼎散发出来的浓厚能量。

    无形鼎中,白衣公子脸色狰狞,连脖子都粗了几圈,皮肤通红,如水煮过的虾子,全身剧烈的抖动着,双眼突出,几乎要崩出眼框之外。双手不停的结着古怪的手印,原本密麻麻的气针,向他身前汇聚,相互重叠在一起,却不见涨大,依然只有一根针大小。

    那气针好似无穷无尽,足足过了几分钟,才全部汇集到一处,黑针果然能吸收一切光线,除了杜千,连晓欣也无法看到鼎中,还有这么一根能量惊人的气针存在。

    同一时刻,杜千神色严肃,双手同样在结印,无形鼎的防御能力,在不断的攀升,连杜千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结实。

    “给我破!”脸红气粗的卫悲,只觉眼前一黑,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空了,脑子空荡荡的,似乎连思维都被凝结成一团。

    黑针闪动了两下,在杜千眼中,凭空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现在鼎壁最薄弱的位置。

    “铛……”又一声如同来自远古的钟声,响彻心菲。同一时刻,数千公里之外,魔洞再次震动,这让原本就极度惊恐的冒险者们,玩命的向外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