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道宗师 第三百零五章 城主府 霸王餐
作者:韦小宝的小说      更新:2016-10-05
    </b>

    仲罡露出一丝怒意,带着几名手下,快步向府内走去。 w w w . v o d t w . c o m杜千远远看到,就知道蒯府这里出了变故,真有意思,之前因为自己的到来,已经将章府搅得一踏糊涂,难道这边也有人搅局?

    想到这儿,下了车,冲着朱可使了个眼色,顺着角门溜了进去。

    蒯府其实是城主府,这里并不是蒯家的私产,而是平川城的公产,谁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全家就可以搬进城主府,离职的时候,必须搬离。城主在职时间不定,有些人可能会在城主的位置上坐到死,也有人坐不了几天,就被人恢溜溜的赶下台。

    说穿了,城主不仅代表着自身的实力,同时还要代表平川城有实力的那群人。城主必须拥有相当强的个人实力,可实力又并不是绝对的,如果不能给大家带来足够的利益,这把椅子你是坐不稳的。

    正院看起来一切正常,披红挂绿,张灯结彩,对此杜千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蒯尼还是满上心的。

    穿过正院,中堂之中,摆满了直径两米的大圆桌,大半的桌子边,已经坐满了人,还有一部分,自然是给迎亲车队,以及娘家人准备的。

    数百张桌子,就算是城主府也摆不开,除了正堂,左右跨院里,也全是宴席,平川地下城主大婚,有资格来的,一位不少。

    迎亲车队还没有回来,流程没有走完,自然不会开席,桌上摆的都是瓜果点心,茶水果汁之类的东西,供人消磨时间,等待观礼。

    中堂最靠近门的位置,数十名城主府护卫,团团围住一张大圆桌,圆桌原本坐的宾客,早就吓得跑远了。桌上边坐着一位,看背影分不出男女,正伏案大嚼,在她面前,放着八碟八碗,这会儿,已经一片狼藉,汤水四溅。

    杜千一看乐了,果然有点意思,看看其它席面,再看看这一桌,傻子都能看明白,这位纯粹是来捣乱的。

    “有意思,蒯家居然给上菜了,这是被拿住了?”朱可也一脸的笑意,或许别人家遇到这种事情,会相当恶心,毕竟是婚礼,来了这么一位恶客,谁心中能好受。朱可和杜千才不在乎这些呢,只要表姐开心,蒯尼真心以待,哪怕他心里藏着别样心思,杜千也不在乎,更别说一位有趣的恶客了。

    仲罡走到附近:“吃饱了吗?”

    “再上一份,太小气了,这点东西够谁吃?”那人头也不抬的说道,继续挥舞着餐具,片刻间,将余下不多的菜肴吃个精光,一抬手,一大杯的烈酒,倒入喉咙,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声。

    这一声,让杜千眼前一亮,有点熟悉的感觉。再看这位的打扮,一身的兽皮甲,摩擦的极为光滑,上面看不到几根毛。

    “这是什么兽皮?”朱可也注意到了,皱着眉头,仔细回忆,发现以他的见识,居然看不出这是出自何种兽类。从兽皮甲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他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野兽,而是出自灵兽的皮毛,而且经过有些古老,却很特殊的加工。

    “灵兽皮。”杜千肯定的说道。

    朱可翻了翻眼皮,老子自然知道是灵兽皮,可出自哪一种灵兽,你能看出来吗?

    “动手。”仲罡可没时间和她扯蛋,迎亲车队已经到了,在正堂会有大约一个小时的典礼流程,走完之后,就要送新娘入洞房,也是要经过这里的。堂堂城主府,居然被人吃了霸王餐?还有什么好说的,先干掉她再说。

    想他仲罡,以前可是海盗出身,海盗会有好脾气的吗?这些年来,跟在二公子身边,火爆的脾气收敛了许多,可眼前这事儿,能忍吗?

    何况他对二公子的性格,非常了解,有些事,可以忍,哪怕跨下之辱,也没关系。有些事,不能忍,就算家破人亡,也要争一争。

    老爷子上位时间短,蒯家在平川城的局势也算不上稳定,这时候,若是当着全城显贵的面儿,出了问题,以后再有人跳出来怎么办,今儿这事儿,就算把婚礼砸烂了,也绝不能忍。

    何况仲罡还有自己的小心思,他知道,无论闹多大,最后都会有人出面收拾烂摊子,不管是谁,就算是帝国太子爷来的捣乱,最后蒯家的面子也不会丢。

    单凭蒯家自然不行,可加上一个冬岳先生呢?再加上杜公子身边的四位神师呢?这么强的实力,就算太子爷,也会给几分面子的。

    这已经不完全是战力的问题,杜公子身边的人,其中三位,代表着帝国三股强大的势力,这也正是之前,让他震撼无比的原因。

    个体实力再强,除非能强到天陆战神那种程度,否则组织、势力的强大,远不是个人能相比的。

    ‘砰砰砰砰……’密集的声音,连成一串,一个个身影飞上半空,数十名城主府护卫,如同空中飞人一般,从桌边向四周飞去,在空中飞了足有十余米,一头栽倒在地,挣扎了好半天,才免强爬起来。

    其中包括两位长老,以及仲罡。不得不说,仲罡在战师之中,实力还是相当强的,坚持到最后一刻,至少与坐着的兽皮女孩,交换了数十手,这才被扔了出去,另外两位长老就差多了,连几个呼吸的时间都没能坚持住。

    作完这一切,兽皮女孩状若无人,四下打量几眼,拍着桌子叫道:“怎么回事儿?你们家就是这样待客的?快上菜啊,我还没吃饱,刚才那种酒不错,再来两罐子。”

    “喂,这是婚礼,你不知道吗?”杜千眼中满是笑意,当初虽然大家都化了妆,可这女孩的特征实在太明显了,再怎么化也没用,何况夜花会的时候,她化的妆是最差的,又不懂掩饰,杜千没花什么心思,就已经认出她来。

    这是第二次接触,在杜千看来,这位图腾女孩相当直爽,却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儿,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我当然知道是婚礼啊,你们这儿的习惯真怪,我都送礼了,上门就是客,坐这儿半天,也不给上菜我都忍了,拿几盘点心,还有人骂我?”图腾女孩见有人肯讲理了,如同看到亲人一般,一脸委屈的说道,转过身来,看向杜千,愣了一下。

    或许在杜千眼中,图腾女孩的化妆实在糟糕,明眼人一下就能看穿,自己化妆是在血杀指导之下,就算亲人,短时间内也未必能认出自己。可他从图腾女孩眼中看到,她居然也认出自己了,这怎么可能?

    “你送的什么礼啊,拿来我看看。”杜千笑着说道,更多的城主府护卫聚了过来,又有三位长老到场,杜千的面儿生,听他在和吃霸王餐的蛮人胡说,有性子烈的,已经准备出手了。

    就算伤了几十名护卫,败了三名长老,依然吓不退他们,毕竟这里是长平城,是城主府,必须死战不退。

    “让他们拿走了,看那鬼样子就知道,不识货。”图腾女孩一撇嘴说道。

    “她的礼物呢,拿来我看看。”杜千说道,还真有这种可能,再想想图腾女孩收集的那些破烂,也没准儿是她的问题。

    图腾女孩有能拿得出手,到夜花会上交换的珍品,那些好东西,在平川城中,能认出来的还真没多少人,有这样的能力,也不可能在城主府负责登记礼品。

    可想想当初她着急的时候,从皮囊里拿出来的那些金光闪闪的垃圾,这事儿,不好分辨啊,得先看看再说。

    杜千的话儿,城主府里的护卫和长老是不会听的,还好有仲罡在场,他可是二公子的心腹,最明白二公子的心思。求娶章秀,可不是看在她老子是副城主章煜的原因,正是对眼前这位杜公子的投资。

    “让人送过来。”仲罡开口,下面的人连忙去找,礼品都放在一起,距离也不远,自然不难找,片刻之后,一个小石瓶送了过来。

    “就是这玩艺,石头刻的,里面有几滴很淡的香水。”负责收礼的管事说道。

    还没打开瓶子,杜千已经相当无语了,这个石瓶……

    它居然是洞天石磨出来的,对这玩艺,杜千再熟悉不过了,洞天石是石傀的身体,杜千可没少研究,原本想自己给石傀打磨一个身体,这样可以更容易装在空间符器里,同时也能让石傀的动作更加灵活。

    可惜最后只能放弃,洞天石太坚固了,别说是他,就算是几位神师,看着都摇头,小一点还好,只要肯花功夫,早晚能磨出来,象石傀那样,比普通人还要高的身体,那得打磨到什么时候?你当神师的时间这么不值钱?

    那位管事手中的小石瓶的确不大,就这么大点的东西,杜千知道,一位战师,不花上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别想打磨到这种程度。

    仲罡接过石瓶,东西一入手,脸色就变了,他对洞天石的了解,比不得杜千,可也不是没见过,片刻间就知道这东西有多难弄。

    当然,洞天石磨成的石瓶,未必有多珍贵,可它少见啊,用它装的东西,会差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