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强少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见我也须尽低眉
作者:步履无声的小说      更新:2018-05-23
    ♂? ,,

    许狂歌握着手中的玄铁剑,又抬起脑袋,看着蹲在树杈上的那个男人,咧开嘴笑了。

    “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找来。”他轻声说道。

    “我怕晚一会,就真的得死在这了。”树上的男人无奈说道。

    “放屁。”许狂歌气急败坏,“就这些砸碎,也能杀我?”

    男人冷笑:“吹牛的劲头倒是不小。”

    说完,男人目光又落到了红裙女子身上。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让跟着他来到这个地方,哎,我还真是高看他了。”

    红裙女子笑得跟朵摇曳于风中的花一般,微微欠身:“见过少主。”

    肖遥终于从树杈上蹦了下来。

    “怎么样,这个家伙,没亏待吧?”

    没等女孩回答,他就自顾自说道:“我想不会,毕竟,即便是他死了,也不会让少一根头发丝的。”

    红裙女子笑得更开心了。

    笑容中,多是满足。

    许狂歌握住剑柄,瞥了眼肖遥,目光又落到了前面那十几个仙族的身上。

    “我先将这些仙族斩杀了,再同叙旧,如何?”

    “打不过的话,记得知会一声。”肖遥淡淡说道。

    “呵呵。”许狂歌说完这句话,便再次拔剑而起。

    剑气冲天而起。

    一剑挥出,便将一位仙兵的身体一分为二。

    “我这玄铁剑,不错吧?”许狂歌说了一句。

    “不错,可惜了,没我用的时候强。”肖遥念叨了一句。

    “又放屁!”许狂歌转过脸怒目圆瞪,说道,“给我看清楚了!”

    说完,他又冲进了仙族群中。

    手起剑落。

    一剑破一浮萍。

    握住玄铁剑的许狂歌,像是又握住了他那个波澜壮阔的江湖。

    所谓的波澜壮阔,或许也是因为鱼龙混杂,乌烟瘴气。

    偏偏是在那样的环境下,许狂歌逆流而上,能开天,能辟地,能破山,能断江。

    能托起一片沉浮,能记住一往情深。

    现在到了仙界,肖遥相信,他同样可以做到。

    至于仙族……

    仙兵也好,仙将也好。

    一群杂鱼罢了。

    虽然数目不少,但是对于巨鲸而言,一条杂鱼,和一群杂鱼,又有什么区别呢?

    豺狼成群,狮子独行。

    现在的许狂歌,就是一只冲进了狼群的雄狮。

    桀骜,自信,酣畅。

    这就是一个剑士的精气神。

    反手握住剑柄,又旋转出了一片剑花。

    每一缕剑气,都荣誉了天地间,许狂歌如同一个织户,手中的玄铁剑,此时已经完成为了织户手中的梭子,将那一缕缕剑气和杀机交织在一起,汇聚成一张剑网。

    剑网落下,鲜血淋漓。

    看着那猩红一片的地面,像是有人捧着一盆鲜血,泼到了地面上。

    而脚下的这一片土地,如同一个狰狞机场肚饿的恶鬼,贪婪吸.允着,将仙族的血,当成养分。

    灵武世界的江湖是江湖,他一人一剑,无往不前。

    仙魔妖三界,同样是一个江湖,只是稍微复杂了些。

    依旧可以一剑荡之。

    肖遥抬起脑袋,阳光从密集的树叶间撒了下来,像是一面镜子被一块石头敲碎,那些碎片,就洒在了他的脸上。

    他深吸了口气,脸上又露出了微笑。

    “还是有阳光的地方好。”他轻声说道。

    许狂歌收了剑,放眼望去,一片残肢。

    “我说过,们要是杀不死我,就得做好被我弄死的准备。”许狂歌对那些尸体非常严肃说道。

    说完这句话,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对此,许狂歌非常不满。

    他伸出手在空气中指了指,嘴里说:“们呀,都是一群不称职的听众。”

    肖遥和画扇已经开始聊天。

    都不去衬托一下许狂歌的气势。

    他悻然走到许狂歌和画扇跟前,并且不露痕迹站在两人中间,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肖遥,手中的剑倒握在掌心中,和手臂紧紧贴在一起,上面依旧不染血迹,也不会将衣服给弄脏。

    “怎么在这?”许狂歌说道。

    “说来话长,们为什么会被仙族追杀呢?”肖遥问道。

    “说来话长……”

    说完这句话,许狂歌忽然沉默。

    他看着肖遥,肖遥也看着他。

    两人相顾无言,继而又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可能都在想一句话:看,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对不对?

    “玄铁剑还给我。”肖遥忽然伸出手说道。

    许狂歌翻了个白眼:“这是我的。”

    “送给我了。”

    “不是说,还我一剑吗?所以还给我了。”许狂歌认真说道。

    肖遥想着……

    自己之前,似乎还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他沉吟片刻,决定和许狂歌好好掰扯掰扯。

    “其实吧,是这么回事,之前那句话呢,我确实说过……”

    “这就够了。”许狂歌非常不给面子,直接挥手打断。

    “但是我那么说呢,是因为我觉得自己这么说更有逼格一些,对不对?”肖遥说道。

    许狂歌乐呵道:“玄铁剑,我是不会还给的,但是,我可以送给另外一把剑。”

    “比玄铁剑还好?”肖遥问道,“其实我觉得玄铁剑也挺好的,这么长时间,我都用顺手了,现在忽然拿走,其实我很不适应的,知道的,人嘛!都是有感情的,这就是养条狗养个几年,都难以割舍了……”

    “比玄铁剑好很多。”许狂歌说道。

    “在哪?”

    “……”许狂歌冷笑连连。

    呵,男人。

    “在剑神山。”许狂歌说道。

    肖遥眼珠子转着,有些费解。

    许狂歌往身后望了一眼,这完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在被仙族追杀的时候,他就会每隔一会都要做出这样的动作。

    总担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身后就会忽然出现一把大刀,迎头斩下。

    所以说,不管什么地方,想要活着,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多少人想要入天门,他们想象中的仙界一定是个静谧祥和的地方,一定想不到,其实在仙族,同样有很多地方,那里的土壤都是红的,仿佛是常年浸泡在血池中一般。

    仙族,魔族,妖族,他们同样有欲望,有人性,甚至比人族还要夸张,可怕。

    许狂歌收回目光,说道:“没发现,在剑神山,我们的实力,要强横许多吗?”

    肖遥摇了摇头。

    他还真没发现。

    到现在,他都没出手过。

    之前许狂歌与那些仙族交战的时候,他也只是扮演一个看客的角色,主要也是因为他对许狂歌有足够的信心,实际上许狂歌也对得起他的这一份信心,那十几个仙族,在握住玄铁剑的许狂歌面前,在这个同样从人族飞升而来的白衣剑仙面前,连一小片浪花都翻腾不起来,便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过简单思索了片刻后,肖遥也觉得,来到剑神山后,他似乎真的得到了不错的机缘。

    比如帝血珠。

    在比如,体内形成的新力量,暂且被他命名为太极之力的力量,以及,对人皇经新的感悟。

    人皇经的气机,似乎和剑神山非常契合。

    这就是肖遥最直观的感觉。

    “剑神山上有剑神,剑神立剑铸昆仑。剑神算到要来,还说是性.无能。”许狂歌正色说道,“这是我在剑神山上一处石碑看见的。”

    肖遥:“……”

    他憋了半天,跳脚骂道:“敢说后面的两句也是?”

    许狂歌咳嗽了一声:“那是我自己添的。”

    肖遥:“……”

    他很难想象,那个叱咤灵武世界,搅动天地风云的白衣剑仙,竟然是个这么无聊的人……

    特么的神经病啊!

    才性.无能呢!

    不然怎么到现在都没孩子?

    他心里这么想的,嘴上也是这么骂的。

    “说的跟有孩子似得。”许狂歌没好气道。

    “我还真有,一个女儿。”许狂歌轻声笑道。

    许狂歌还没说话,边上画扇顿时一阵欣喜。

    “真的呀?是女儿吗?她妈妈是谁啊?”

    “李潇潇。”画扇是认识李潇潇的,当肖遥这么说的时候,画扇也轻轻点了点头,“真希望能见一见,一定很可爱吧?”

    肖遥使劲点头,并且开始说着自己和肖念念之间的趣事。

    说起来,便是没完没了的趋势。

    许狂歌和画扇听着也觉得有趣,只是许狂歌中间插了一句:“女儿这么可爱,竟然还忍心飞升来啊,我要是,肯定不忍心。”

    肖遥眼神忽然黯淡下来。

    这对他而言,就是心底的痛。

    怎么说许狂歌也是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了,简单的察言观色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看肖遥变了脸色,便察觉到了什么,问道:“女儿现在在哪?”

    “仙界。”

    “仙界?!”许狂歌满脸吃惊。

    肖遥深吸了口气,将那个仙尊强行把肖念念带走,自己后追到魔界的事情简单娓娓道来。

    “那仙尊,当真太过分了!”画扇愤怒道。

    许狂歌眼神中也闪过了一缕杀机。

    他伸出手,拍了拍肖遥的肩膀。

    “我帮将女儿抢回来!”他正色说道。

    肖遥苦笑。

    “放心吧,即便不是为了,为了我自己,也得将这口气出了,我狼狈没关系,但是让画扇跟着我狼狈……那可不行。”许狂歌笑着说道,“其实我这个人,还是挺记仇的。”

    肖遥点了点头。

    “我也是。”

    两个大男人,又一次哈哈笑了起来。

    之前的不快,一扫而空。

    取而代之的,是胸腔处,熊熊燃烧的战火。

    天上仙人数百万,见我也须尽低眉!

    (今天的第三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