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强少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灵武战乱
作者:步履无声的小说      更新:2017-06-28
    云阅小说网 .xinguli. ,最快更新绝品强少最新章节!

    七人都是男性,长发结冠,高矮胖瘦都有。

    最前面的男人,看着不过二十七八岁,腰间配有一块木牌,他来了之后,眼神却盯着型尚,如临大敌。

    之后,拱手作揖,脸上堆着笑容,开口说道:“寻道宗弟子,见过素冠大师。”

    徐素冠立刻双手合十,还了个礼。

    肖遥只是站在边上看着热闹,这七个人没一个好对付的,可是在型尚的面前,这些人却都要秉弟子之礼,这让肖遥怎么看着都觉得古怪,从外貌上看的话,这七个家伙应该都要比起型尚大上不少吧?不过型尚的年纪估计也得有几百岁了,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实的,这是肖遥来到灵武世界领悟的第一个道理。

    那七个男人,不单单是态度客气,即便是看着徐素冠的眼神的都充满了敬意。

    “型尚只是路过,如果有打扰的地方,还望不要见怪。”徐素冠笑着说道。

    “素冠大师远道而来,我道主长老皆希望素冠大师能上山一聚。”其中年纪稍长的年轻男人往前走了一步,拱手说道。

    “不了,我还有要事在身。”型尚立刻推辞了。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好勉强,只好送您一程。”那个中年男人笑了笑说道。

    接着,型尚就带着肖遥,走出了东岳山,剩下那七人,也都远远跟在后面。

    等彻底出了山界,那七人才告辞离开,型尚也向他们表达的谢意。

    等那七人确定走远了之后,肖遥才好奇问道:“我怎么感觉,他们像是监视着我们啊!”

    型尚不置可否笑着。

    “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山上呢?”肖遥说道,“在我看来,他们应该没有恶意。”

    “我要是真的上去,还得把你带着,到时候你的实力就暴露了。”型尚轻声说道。

    肖遥恍然大悟,终于明白型尚的用心良苦,不由感激看了他一眼。

    型尚叹了口气,说道:“他们之所以跟着我,说到底也就是担心我会在东岳山上闹事,实际上我原本就是路过,算了,这些不说了,他们这些修炼者啊,就是喜欢比寻常人多想一些,想的太多,也累不是?”

    肖遥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又愁眉不展。

    迷茫。

    来到灵武世界之后的肖遥,变得有些迷茫了。

    他只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该到哪里去。

    型尚看着肖遥脸上的表情,心里大概能猜出些许,只是嘴上不好多说,毕竟接下来到底要去哪里,要做什么,都是肖遥自己的选择,他帮不上忙。

    “你说,我要去哪里啊?”虽然型尚没说话,肖遥却还是问了一句。

    型尚闻言微微一愣,接着笑着说道:“这个问题,不该问我。”

    “那我还能问谁?”肖遥问道。

    “问你自己啊!”型尚说道,“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路在脚下,不知道去哪不要紧,走错了,也总比还待在原地的好。”

    “那要是走了冤枉路呢?要是南辕北辙呢?”肖遥据理力争问道。

    型尚双手合十:“可是,即便南辕北辙,你也看到了不同路上的风景……”

    型尚这一番话,让肖遥瞬间领悟过来。

    现在他也觉得,型尚真的是个得道高僧了。

    并不单单只会装.逼嘛!

    “我以后就叫你徐素冠吧。”肖遥笑着说道。

    “好。”型尚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不管肖遥叫他什么,其实都一个样。

    知道是叫自己就行了。

    肖遥转过身,往前走去。

    他没说自己要去哪里。

    型尚看着他的背影,也没去问。

    只要往前走,就好了。

    路边的花花草草,都算是一叶一菩提,可不就这样吗?

    北行三十路,到了北麓。

    肖遥身上因为服饰怪异,所以被不少人悄悄打量。

    这让肖遥意识到不妙。

    东岳山前往北麓的官道上,肖遥最后选择和一个镖局结伴而行。

    镖局队伍,大概四五十人,其中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岁中年男人,穿着一件黑色马褂,骑着一匹棕色马匹,身材魁梧健硕,左右随行的,则是一对年轻人,女孩穿着红色流苏裙,腰中佩剑,男孩则是腰上佩刀,他们的年纪都在二十岁出头。

    男孩,是中年男人的儿子,女孩则是他们总镖头的女儿。

    从交谈中,肖遥得知那中年男人姓许名汉,许汗是他们清风镖局的一个镖头,他的儿子叫许风,至于那个姑娘,许汉没有主动提起,肖遥也就没有发问。

    肖遥之所以能够和他们搭上话,其实也很简单。

    镖局走镖,一直信奉一句话,叫“三分保平安”。

    这里的三分,意为带三分笑,让三分理,饮三分酒。只要不是什么大事情,就尽可能的保持谦和,不能节外生枝,肖遥想要跟着他们,他们又不好拉下脸将他赶走,只能任由这个家伙跟着了。

    “肖遥,你是哪里人啊?北麓?还是北楚?魏国?”那个女孩对肖遥倒是充满了好奇,准确的说,是对肖遥身上的服饰充满了好奇,非常简便,却又非常得体。

    更让她感到好奇的还是肖遥的头发,很短。

    这要是在他们北楚,都得被杀头了,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随意毁坏。

    肖遥看了那姑娘一眼,不算多漂亮,不过也不算多丑,姿色中等。

    “都不是。”肖遥说道。

    “都不是?”女孩越发的好奇了。

    不过,她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如果肖遥真的愿意说,可能早就说了,而不是简单回复一句“都不是”。

    许汉笑了一声,说道:“依我看,肖遥应该是姜国的人吧?似乎也只有姜国那边,才是男儿短发盛行。”

    肖遥哈哈笑了笑,冲着许汉拱了拱手,说道:“许镖头果然懂得多。”

    许汉摆了摆手,说道:“不算懂得多,只是这些年走南闯北,人文地理略知一二。”

    肖遥只是陪着笑。

    其实,许汉等人,对于肖遥,还是保持戒心的。

    如果不是因为抹不开脸,他现在都想要将肖遥给直接赶走了。

    谁知道这是不是马贼先派来的探子呢?

    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也不少,一些马贼伺机出动时候,都会先派出探子,混入走镖阵营,掌握具体行踪,方便里应外合。

    许汉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赶人,原因有二。

    第一,他意识到肖遥并不是什么高手,身上没有任何灵气,只是一介普通百姓。

    第二,他觉得,如果肖遥真的是马贼的探子,赶走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先放在身边,互相试探。

    更何况清风镖局,原本就是魏国第一镖局,高手云集,虽然这一次他们这一行列中,之后他一人武功稍微高强些许,可是对付一般马贼还是足够了,筑基期初期的修为,还不足以碾压一切马贼吗?

    如果这个叫肖遥的年轻人真的别有用心,他现在就能将对方一掌拍死。

    又前行了三十里后,终于到了歇脚的地方,一间客栈。

    那四五十人全部下马,准备落脚休息,肖遥却犯了难。

    他站在客栈门口,没有立刻进去。

    倒是那个女孩,走到肖遥跟前,好奇问道:“肖遥,你怎么了?”

    “没事……”肖遥笑了笑,只是脸上的笑容不管怎么看,都有些尴尬。

    女孩有一颗玲珑心,笑着问道:“是出门盘缠没带够,不好入住?”

    肖遥挠了挠头笑了笑。

    其实他身上钱还真不少,有一千多现金,还有几张银行卡。只是在这里也没办法用啊!

    总不能进去问一下掌柜的,这里能不能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吧?

    不被打死都算他命大!

    “这样吧,我借给你好了!”女孩说道。

    “嗯?”肖遥哭笑不得,说道,“那也不行,无功不受禄。”

    “那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与我互换?”女孩好奇问道。

    肖遥想了想,一拍脑袋,将自己手腕上的机械表摘了下来。

    “真是什么?”女孩问道。

    “手表。”肖遥说道。

    女孩将手表拿在手中,仔细看着,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门道。

    “这上面的小针和数字,是什么意思?一到十二?”

    “嗯,这个是用来看时间的,比如现在是下午三点,这里就指着三。”肖遥说道。

    “三点?时辰吗?”

    肖遥一拍脑袋,回过神来。

    自己和女孩说小时,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只能说十二时辰,可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这样一来表达表的用处,又变得复杂了很多,就在他想要耐着性子解释一下的时候,女孩已经将手表揣进了口袋里:“好了好了,这手表?我先收下了,等会我给你准备一件上房,等你有了银子,和我赎回去便是!”女孩笑着说道。

    肖遥知道,其实这个女孩压根就没意识到手表的妙用,只是担心自己尴尬而已,心里不免有些暖意。

    可也就是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许风的声音。

    “哼,一块破铜烂铁,也值一间上房吗?”

    肖遥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没生气。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