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强少 第九百一十八章 风景如画金戈铁马
作者:步履无声的小说      更新:2017-05-15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直活在象牙塔里的姜红豆什么时候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

    长这么大给她造成最大的心理伤害,也就是高中那年两个同学打架,其中一个将另外一个的脑袋打破了。

    那一幕一直刻在姜红豆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甚至成了他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

    终于,她摆脱了那一场噩梦——因为有了新的噩梦。

    她昏了过去,可能有些太脆弱了,可是对于一个读了几十年书的女孩而言,能坚强到哪去呢?

    睡梦中,都是一阵阵刀光剑影。

    等到她迷迷糊糊新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背上。

    宽厚,结实,让她很有安全感。

    不过很快,她又想到现在背着自己的男人,之前亲手杀了十几个男人,又是脸色煞白,身体微微颤抖。

    李耀文显然感觉到了背上的姑娘已经醒来,微笑着说:“还在害怕吗?”

    姜红豆闭着眼睛想要装睡。

    李耀文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怕,毕竟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其实,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我也怕,但是我必须要宰了他。”

    姜红豆没有吭声,她想要继续装睡下去。

    “我现在还记得,那是一个下雨天,窗外雷鸣电闪,接着,就有一群人冲进了我家里,他们绑走了我的姐姐,用一把大斧头,砸死了我父亲,我母亲将我塞进床底下,然后自己跳窗跑,我不知道她跑了没有,但是她一直没来找我,大概是死了吧。”李耀文声音很平淡。

    “我躲在床底下,看的清清楚楚,血腥的一幕,脑浆迸裂的画面,还有那些人脸上狰狞的笑容,我那个时候六岁,我想出去杀了他们,但是我知道,我不是他们的对手。”

    “十六岁那边,我拿着一把砍刀,找到那伙马贼。”

    “那一天,还是雨夜。”

    “从马贼窝里出来后,我身上衣服湿漉漉的,有血水,有雨水,我分不清了,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我站在外面笑,哈哈大笑,笑的撕心裂肺,我终于手刃了他们。”

    “一共三十八人,全部砍成两段,上半身,下半身,我不知道后来有没有人能将他们拼凑起来,大概是拼不上了,谁分得清谁是谁呢?对吧?”

    “我残忍吗?挺残忍的,他们难道就不残忍了吗?”

    “你长的特别像我姐姐,虽然那个时候我姐姐才十二岁,可是我估摸着,她要是长大了,肯定和你一样好看。”

    姜红豆趴在李耀文的背上,眼泪浸湿了他的衣服。

    “对不起……”很长时间,姜红豆才说出了这三个字。

    李耀文将背上的姜红豆往上面颠了颠,说道:“没什么对不起的,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保护我,律法?不行的,要是律法想杀了我怎么办?只有手中的刀,手中的琉璃。”

    “你很喜欢读书吗?”姜红豆问他。

    “嗯,喜欢。”李耀文说,“我娘小时候跟我说,书里有大道理,但是我读了这么多年,也没找到,不过我相信我娘肯定不会骗我,我读了很多书,可是我发现,其实压根就没几个人愿意和我讲道理,他们讲不过我,就生气,我就把他们给杀了,讲道理我得赢,不讲道理,我还是得赢。”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大道理啊!手中的刀,才是最大的道理。”

    说到最后,李耀文又傻呵呵笑了起来。

    姜红豆没有说话。

    心里原本对李耀文的恐惧,终于被冲淡了。

    她忽然想起来一句话,当你没有尝试着去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不要对他妄加判断。

    你只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的做事,何曾听过他的故事呢?

    回到宾馆里,姜红豆进了屋子。

    “晚安。”她对站在门口的傻小子说。

    “晚安。”李耀文挥了挥手。

    关上门,李耀文脸上表情骤然变冷。

    他将手中的琉璃重新拿了出来,并且敲开了肖遥的门。

    “少主,外面有数百人。”李耀文说道。

    “来找你的?”肖遥问道。

    “嗯。”李耀文点了点头,“我杀了他们十几人,大概是来寻仇的。”

    “宰了便是,应付不了,叫上彭一鸣。”肖遥说道。

    李耀文笑了笑,说:“我一个人就够了。”

    “那就去吧。”肖遥说完关上了房门,一点都不关心。

    外面数百人,他早就知道了。

    只是不知道对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听李耀文这么一说,就明悟过来,一些普通人而已,如果李耀文连这些人都对付不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灵溪境界巅峰的修炼者吗?

    姜红豆躺在床上,抱着腿,呆呆的看着没有打开的电视。

    然后忽然笑了起来。

    李耀文看到了一定会惊呼,那些冰雕大概真的要融化了。

    窗外,琉璃闪烁,金戈铁马。

    窗内,温尔一笑,美人如画。

    恐怕,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也没有办法将这样的画面挥洒在画纸上。

    等李耀文回来的时候,他脱掉了身上的一副,洗了个澡。

    “都杀了?”彭一鸣定定看着李耀文。

    “都杀了。”李耀文点了点头。

    “官府不会找麻烦吗?”彭一鸣问道。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官府。”李耀文笑了笑,说道,“上来时候少主和我说了,他能解决,说完就出去了。”

    彭一鸣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是给少主惹麻烦啊!”

    “我也不想。”李耀文苦笑着说道。

    肖遥三更天回来,身上也有血。

    一直到天亮,也没有警察来找肖遥的麻烦。

    第二天新闻传遍整个世界。

    据说冰国某个黑.社会性质团伙,三千人悉数被连根拔起,全部死亡。

    冰国始终保持沉默。

    难道他们要站起来,为那个什么黑.帮鸣不平吗?

    冰国特殊部门的人,给最高首长带回来一句话。

    “你们国家,没有核武,就别太跳了,不然万一我杀进你们总府,你们多尴尬?”

    那是一个华夏人。

    当姜红豆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阳光正好。

    “我们该出发了。”姜红豆敲开了肖遥的房门。

    肖遥还没睡好。

    “这都几点了,你还没睡醒?昨天晚上当夜猫子去了?”姜红豆不满说道。

    “……”肖遥很委屈。

    要不是因为这小妮子非得去看什么冰灯节,他有必要折腾吗?

    不过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从李耀文那里,他也算是了解到这个姑娘的心理素质到底有多差,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没必要搞得人尽皆知。

    吃了早餐,坐上车,朝着北川前行。

    三天内,冰国涌入大量高手。

    有血族,有狼人,还有黑巫士,甚至是米国的生化人,都涌了进来。

    当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肖遥的行踪。

    很多人都很震惊,肖遥这个家伙,不是已经死在鹅国阿达山脉了吗?

    他怎么又出现了呢?

    难道,这个家伙真的已经得到了灵玉?

    更让所有人好奇的是,肖遥这一次带着人又来北川做什么,难不成在北川也有什么宝物?

    抱着好奇心,他们赶来了。

    一时间,冰国风起云涌。

    三天的时间,肖遥早就感到了姜红豆所在科研部门的驻扎基地。

    一片冰川之上,一眼望不到头。

    在冰雪中,差了不少颜色鲜明的旗帜。

    李耀文告诉他,这是因为雪川之上空无一物,视线没有落点,短时间倒是无所谓,但是上时间会造成眼睛疾病,叫啥病李耀文也说了,肖遥忘了。

    还有就是,到了驻扎点之后,姜红豆又将墨镜给带了上来,说是雪地反射阳光,造成对视网膜的刺激,会引发雪盲症。

    肖遥等人都没在意。

    姜红豆原本想要让他们都带上墨镜,可是除了肖遥之外,彭一鸣和李耀文都拒绝了。

    “少主,你戴墨镜干什么啊?”李耀文不解问道,“你一个灵江境界修炼者,有必要担心这个吗?即便是我都无所谓的啊!”

    肖遥看了眼李耀文,摇了摇头,认真说道:“你不觉得,戴上墨镜的我,帅了很多吗?”

    李耀文仔细端详着,忽然觉得肖遥说的有道理,也赶紧跑到姜红豆跟前,要了一副墨镜。

    整个科研队伍的人,对于肖遥等人的到来,都不是很欢迎,就和之前姜红豆对待肖遥他们的态度一样。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走到了肖遥的面前,认真说道:“肖先生,我知道您在华夏身份不一般,但是我还是希望你明白,我们来到这里是要做科研项目的,你想要探险,想要旅游,我们都帮不到你。”

    肖遥点了点头,没搭理他。

    他让李耀文去将姜红豆给叫来。

    “有什么事?”姜红豆好奇问道。

    因为对李耀文发生了改观,所以现在,她对肖遥的态度,虽然不能说多么友善,可是比起之前也好了很多。

    肖遥取出一张图纸,止住一个点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姜红豆看了看,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这似乎是北川的地图啊,不然我带你去见我们老师,或许他知道。”

    肖遥点了点头,收起图纸,忽然手镯空间传来一阵颤动。

    “这小玩意,又不老实了。”肖遥郁闷了一会,将小白从储物空间里放了出来。

    落到冰川之上的小白,立刻精神抖擞,鸣叫不已,神色无比激动,到处乱跳。

    原本就毛瑟雪白的它,直接和冰雪融为了一体,一般人都要看不见它了。